我期待的世代交替不是這樣的

故事是這樣的,1999年,米高佐敦為芝加哥公牛隊完成第二次三連霸後宣告退休,這已是他第二次退休了,上次他退休後,公牛隊仍保留了柏賓、格蘭及岩士唐等奪標功臣,戰力得以保持,最終也加入東岸四強,算是有交代。

但這一次不同了,總經理Jerry Krause認為球隊平均年齡太高,趁著佐敦退休,狠下心腸來一次大換血,柏賓、洛文、澳洲牛朗尼和卡爾都離隊,球隊整個正選陣容面目全非,連教練積遜亦不再續約,Jerry Krause以為大破之後很快迎來大立,不錯,公牛隊後來的確重返強隊之列,但已經是2005年後的事,而Jerry Krause也一早已經Bye Bye了!

同樣是籃球的故事,話說中華台北在鄭志龍領軍時期,大抵都是亞洲前四位,但籃總認為球隊要更上一層樓,就要釜底抽薪,於是在2001年來一次大換血,徵召大量剛畢業的高中「明星」,還把超過25歲的球員都排拒在外,陣中幾乎無人有國際賽經驗,結果,其後三屆亞錦賽成績分別是第七名、第十一名、第九名!打入六強,已經是2007年的事,重返四強,更要等到2013年了!這樣子的長期犧牲是否有價值,自不待言。

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稱頌「五一九」之役,但大家似乎皆忘記了(或不知道),當年世界盃外圍賽前,港隊曾進行大換血,胡國雄、劉榮業等人退下來,讓年輕一輩上位,無奈港隊換血後戰績不濟,迫不得已重召老將歸隊,才成就了傳奇一頁。

正如我有時會代入張國榮的處境,是否寧願從來無緣梦寐以求的勁歌金曲男歌手(現在當然沒有人希罕,哈哈)而讓全世界為他不值,而不是等到譚詠麟拒絕領獎才拿到?以致電視台每次回顧勁歌總選時,總不忘提醒大家「由於譚詠麟拒絕領獎,張國榮成為其後兩屆的最受歡迎男歌手」,然後才補上一句「不過張國榮都係實至名歸嘅」。好了,等到張國榮都退出樂壇,TVB開始頭痕了,最終把男歌手頒給剛剛上位的劉德華,唔……連劉華上台時也有時尷尬,直言自己未夠資格拿獎。這種局面,大概要等到兩年後,「四大天王」真正成形,樂壇才真真正正世代交替。

說了那麼多,我只想說,現在很多人都嚷著世代交替,嚷著要換血,政壇如是,藝壇如是,甚至整個社會也如是,老老實實,如果上一代是尸位素餐,霸著茅坑之輩,那麼即使他多麼年輕,也請退位讓賢,反觀若他的實力仍在年輕一輩之上,那麼為何一定要趕走上一輩呢?為換血而換血,又是否一個健康的現象呢?於因為年輕一輩夠真誠、出身屋邨、夠努力等等,都不是以成績結果論英雄,特別是主觀投票的獎項(無論專業或普羅大眾),把本來表揚好表現的成績表,一變成為鼓勵後進的嘉許狀,似乎都不實事求是之道。

正如我看歐美政壇,雖然有不少新星,但也有不少議員一做就是十任八任的,如果他們真真正正做到實事,年齡是否唯一考慮的要點呢?同樣道理,麥當娜雄據樂壇數十年,但無限期間無數小天后的出現啊!年長和經驗豐富不一定是原罪啊!也不一定阻住地球轉。當然,假如那人恃著自己在該範疇待得夠久,人脈夠廣,甚至把「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變成他的人」,然後橫行無忌,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只怕,現在的人只是意氣用事,因為對現狀不滿,為了趕走上一代(無論他有否有實力有表現),而夾硬把羽翼未滿的年輕一輩捧上去,結果可能只是揠苗助長,甚至把不切實際的希望寄託在年輕一輩身上,最終捧得愈高,跌得愈痛,受害的不只是新一代,可能是整個行業,整個社會。

正如,看《男兒當入樽》終極之戰,大家都期待湘北可以擊敗山王王業,因為大家都想見證「改朝換代的時刻」,但大家期待的,是湘北憑實力擊敗山王,而不是球證或觀眾為了改朝換代,因為湘北夠博命,刻意偏幫湘北,製造爆大冷的話題。

還是那一句,請用表現和實力來說服我,而不是年齡和輩份。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