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人原來什麼都可以記不起

在香港生活,怎麼樣才叫合理呢?這幾個星期,我一直在想的是,究竟所謂「生涯規劃」是怎麼一回事。

比方說,我們常在新聞媒體中看到,有不少研究都說很多工種,將來都會被電腦或人工智能代替。未來的日子,我們還會需要配藥的護士、藥劑師、記者、司機、會計師、教師、股票理財師等等的職業嗎?或許將來,到醫院看醫生後,電腦就會自然而然的把藥袋子放到病人面前,打發他們離開。到外上計程車呢?都不需要再受的士司機的氣了,外國已在研究自動駕駛系統了。在無人駕駛的的士上,滑滑手機,讀到的新聞,也許都是自動寫出來的。也沒差很遠吧?反正現在的網媒做的所謂策展新聞,都是把消息當事實、風聲當人情,什麼「我收到風」什麼什麼的,就當成是重要的情報。總之政府出一篇新聞公告,人工智能的系統就會改一下字眼,又當成一條新聞了。然後你發現,你的孩子考了一個會計師牌,而他每天的工作,也許就像一個超級市場的收銀員一樣,站在機器前面,把單據一疊一疊的掃描,之後數字就會自動跳入適當的位置。而他們就看一看、簽一個名字,就叫完成他們的工作。至於老師、股票分析師,也許將來都要提供娛樂吧?身材出眾的、樣貌娟好的,總會有機會成為「受歡迎的」教學或炒股軟件的代言人;而技術上,這些東西都會被一星期工作7天、一天工作24小時的人工智能電腦取代。

我們可用什麼經驗面對將來30年?

然後,我們可以用什麼經驗去面對將來30年呢?你的父母在殖民地時代出生、成長。他們成長的時代,警察會貪污、消防沒收錢就不開水喉。大家都自顧自生活,為口奔馳。直至暴動,之後搞香港節、公屋、懷柔政策,我們才覺得殖民地時代什麼三權分立、什麼制度、什麼向上流動,是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安穩的未來。

所以,我們不難發現,辣招對釋法,「老友記」都是愛談辣招。長輩WhatsApp group喺度廣傳「支那乜乜乜」,另一個基層中大同事群組又說「講粗口唔好唔妥係衰」。然後,有些人支持釋法,在茶餐廳吃飯時,那個每句說話都有「×你老×」的冷氣工程技師就以為自己在開咪做《光明頂》,說:「×你老×,呢兩條×樣,講粗口,又支那又乜乜七七,係咁㗎啦。嗰陣南京大屠殺×你老×死幾×多人呀,又拍埋啲淫片(這時候就把手機給同事看,原來是另一段台灣女生自拍的裸體片,樣貌身材全不一致,但他們都以為是某名女性議員),邊×度有資格做議員呀,十幾萬一個月呀你老×。」他很支持中央、很支持中國,因為釋法是「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解決方法。

別太上心 別太認真

事實上,一次釋法,《基本法》的可信性、權威,都會被削弱一截。這是不論建制或泛民議員政客甚至官員,都說過的。當然,現在有人說「釋法是維護法治的方法」,還有什麼可以說呢?最近朋友看房子,中國資金,連要交雙倍印花稅都趕來買房子,樓價高企不下,中資投地呎價之高,勢如破竹。如果你有孩子已出身,有3層樓收租,又有足夠資產過下半世和再下下半世,為什麼要同情你們這些「不夠努力」、「入大學只會舐腳玩淫賤遊戲」的「死廢青」?其實,我一直都很貼地,我很知道這些「廢青」痛恨的「港豬」在想什麼。只是我想把我看到的東西說出來,之前就被「黃絲豬豬」說我「你咁負面做咩?你唔可以正面啲,令香港變得更好㗎咩?」我如何一個人一個腦一對手一把口令香港變得更好呢?這些事情,再說也無謂。反正現在,「熱狗」當我是「泛民狗」,泛民當我是「熱狗」。世事世道?算吧。反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利益至上,火燒心只會害苦自己。別太上心、別太認真,好嗎,親。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