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獨港宣言」——從父親的無言勸勉說起

歷史的潮流就是這樣,反全球化如今已成全球化的潮流、顏色革命一個接着一個、英國加入歐盟多年後重又脫歐。「反一國兩制」在香港現已漸成氣候,有一部分人推動香港朝着「兩國兩制」的方向走。天下分分合合,我們回顧近現代歷史,不難看到這種鐘擺現象不斷重複,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港獨是國內外形勢互動的產物,像初起的颱風,風眼已經形成,想來在消散前必須走完它的全過程。港人要有心理預期,它會達到怎樣破壞程度尚未可知,但全港市民必須提高警惕,做足一切防風準備才好。

抱有港獨主張傾向的,恐怕大多是年輕人。這現象有其世代遞嬗的特徵,挑戰權威、叛逆不覊,是成長期生理心理的綜合互動在起作用,不可一棍子打死。好比筆者當年一度離家出走,為了要到外國留學,沒有體諒到家境拮据、食指浩繁,父母根本負擔不起。他們又拙於辭令,我也不懂溝通,言語間衝突起來,大鬧一場,着實驚動天地、一發不可收拾。我憤然不顧而去,家人都不敢阻攔。躑躅街頭大半天,頭腦冷靜下來後,一方面想着今後怎樣獨立生活發展,另一方面念及將來如何報答父母恩情。當天深夜回家,沒想到全家人等着我回來吃飯,菜肴筷箸未動。飯桌前風平浪靜鴉雀無聲,然後母親靜靜地把雞腿夾到我碗裏來,我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當年情景,刻骨銘心,至今不能或忘。

中國靠的是毅行奮鬥忘我情操

爾後父親送我3本書,記得是梁啟超、胡適之和蔣夢麟,都是留學外國而終生奮鬥,為國為民卓有所成。那是父親對我的無言勸勉,鼓勵我少而立志、智圓行方、敦品勵行、砥礪磋磨。他肯定我的成績,希望我參照他們的人生路,好好體會學習。我的家國之思,於茲建立。中國至清朝積弱甚深,不亡國實屬人類歷史奇蹟,靠的是毅行奮鬥、忘我情操和群體力量。他們留洋在外,感受國外成就雖可貴,如沒有國家民族,一切都失卻意義;中國雖有諸般不足,他們「愛國如家」(「任公」梁啟超語),毅然回歸。

我想,年輕人一定要懂得歷史。而學歷史的不二法門,是研究歷史人物,從中體會他們當年身處的社會環境。這樣才能夠鑑古知今,明白世界大勢所趨,為自己計劃美好將來做參考。我的父母親容許我犯錯,鼓勵我嘗試,勇敢面對困難和挫折;只要盡力,永不放棄就好,相信我總會不斷做得更好。

筆者近日看的人物傳記,有數月前去世的楊絳和數年前去世的何澤慧。何澤慧原籍山西省晉中市,出生在蘇州,18歲入清華大學,26歲取得德國柏林高等工業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她隨後到法國巴黎大學居禮實驗室,和錢三強一道與居禮夫人共同研究放射性原子物理,專攻鐳學。何和錢結婚後,工作上互相支持,共同發現「鈾核三分裂」。其後何又獨自發現「鈾核四分裂」,震驚中外。何於1948年回國,後出任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所長,研究超高能核物理和宇宙線物理。錢是中國「兩彈一星」功勳第一人。何是中國第一位物理學女博士、中科院第一位女院士、中國第一代核物理專家。文革期間她少不免受到衝擊,她有這樣一句名言:「國家是這樣一種東西,不管對得起對不起你,對國家有益的,我就做。」

香港是我們的家 要好好保護

我們對家國之思,理應如此。對自己、對家人、對同胞,我們多少都有責任,不甘願只有平庸的未來。香港是我們的家,要好好照顧保護。香港要成為一個未來國際級的智慧城市,有能力舉辦世界級的盛會、有世界級的公司,能夠向外輸出世界級的產品及商業模式。香港應該有糅合東西方文化的高度水平、高效率的便民制度,應該環境優美可以持續發展,應該是傲立於全球優質城市之林的典範之一。山花爛漫,叢中有我。如果年輕人憧憬的港獨,是建設這樣一個獨特的香港,是一個香港市民都不亢不卑、開明理性、和平民主、族群平等、相互尊重、獨立思考、愛人如己、推己及人,以至關懷諒解的這樣一個人文體系,那末,「獨港」將會有嶄新的生命力,全港市民將喜見樂聞。這是我的「獨港宣言」。國家在進步中,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可發揮某種示範的作用。我們在勸止港獨的同時,需要指出「獨港」的必要。

回過頭來再說何澤慧。她年輕時真是艷壓群芳、秀外慧中。她父親何澄是留學日本的近代實業家、同盟會成員;子女8人,全都學有所成、出人頭地。何澤慧和錢三強育有一子(物理)一女(化學),都是北大教授。錢家教導子女要樸素、真實、勤奮、誠懇,要天人合一、自強不息。這應該是全人類的精神,也是我們中國人應有的心理素質。讓我們撫心自問,何當慧澤我香江?讓我們共同努力建設這樣一個獨特的、智慧人文、和諧文明的香港,傳承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吸引世界各地的友人都作客到來。

作者是香港大學名譽教授、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觀點版編者按: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本周我們從政治、歷史等角度探討港獨議題,希望帶出更寬闊的視角。)

原文載於2016910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