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十個救火的少年

初聽《十個救火的少年》的音樂,覺得這是一首很好玩的歌,但細味下去,發現卻是一首述說一個可悲故事的歌。

在某夜城裏發生火警,志願救火隊有十個少年決定去救火。第一個因自覺少鍛煉怕危險,報了名當去了。第二個捨不得愛侶,靜悄悄地走了。第三個因母親勸誡不要在社會走得太前,回家去了。餘下七個,因策略分歧反了臉,三個因而離開了。又一個空有一大堆理論,不肯實際去救火。最後,只有三個勇敢的少年嘗試救火,但因力量太小,沒法把火救熄,最後葬身火海。他們死了,故事還未完結,其他人議論這三位少年時,竟埋怨他們一事無成。

《十個救火的少年》是在一九九○年發表,但用這歌去比對當前香港的局面和香港的民主運動,竟是那麼貼切。回歸二十年,「一國兩制」變形走樣,香港已是火光片片,但只有很少人願意走出來,嘗試爭取建立民主制度去改變這惡劣局面。其他人為何沒有出來?他們還在睡?他們認為香港的一切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只是杞人憂天?他們以為香港的民主自會有人為他們爭取,自己不用付出?他們認為一切已沒有希望,做什麼也沒用?

勇敢地走出來爭取民主的人,有一些只是作作姿態、有一些因不想走得太前、有一些害怕失去安穩生活,都先後離開了。民主運動因策略分歧而分裂,不同路線不能一起合作而分開了。堅持留下繼續爭取的,有一些只懂理論,在實戰中不能發揮任何作用。最後走到最前線的,因力量不夠,被當權者打壓,到現在為止還未能爭取得到民主。可嘆是其他人竟埋怨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一事無成。

十個少年若都能留下來救火,火是否能救熄是未知之數。若有一百個、一千個,甚至一萬個人肯走出來一起救火,火是否能救熄也是未知之數,但肯定機會是會大一些。一定要有更多人願意用各種方式參與香港民主運動,且參與的人要更有決心、不怕困難,並願放下固有想法,團結一致,民主才會有來到香港的一天。

(愛與和平之旅.八十三)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