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教會由冷漠到分歧

在推動「和平佔中」的十多個月,我去過很多基督教堂會解釋公民抗命的理念和「和平佔中」的計劃。有一次我被邀到一個堂會,主任牧師告訴我,過去堂會搞一些與社會議題有關的論壇,最多只會有三人出席,就是他自己、牧師太太和執事會主席,但那次有過百人參與,是過去未發生過的。堂會中的老中青信徒都有參加,問了很多問題,有贊成,也有反對。

在另一間堂會,邀請我的主任牧師對我說,在堂會內有來自不同政黨的信徒,故他自己及堂會都不能就「和平佔中」及公民抗命公開表態,因無論怎樣說,都會有會友反對。他能做的,就是提供一個平台讓我向信徒們解說公民抗命與基督信仰的關係,由他們自己決定是否支持和參與。

還有一間邀請我去擔任講者的堂會,主任牧師告訴我,這關於政改的論壇險些要取消,因執事會中一些信徒領袖反對讓我來到堂會分享,但一些年輕信徒知道了,就向牧師說若不讓我到堂會分享,他們就會離開。最後,堂會邀請了一位也是基督徒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與我同場分享,平衡我的看法,才能平復爭議,讓論壇終搞得成。

政治議題如民主發展,在過去是香港教會少去關注的。但當「二○一七年普選特首及應否以公民抗命去爭取」在香港社會開始激烈爭辯之時,一些基督教堂會雖是後知後覺,還是能及時在堂會內開展討論。教會與香港社會一樣,在堂會內也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對、有人觀望,還有人認為這事與基督信仰無關故不予理會。

隨着事態的發展,不同意見的信徒間爭拗愈來愈激烈,各自都引用《聖經》來支持自己的觀點。有一些信徒就此政治議題本沒太大意見,但當見到教會內的弟兄姊妹為此而爭拗不斷,有違彼此相愛的教導,就埋怨不應把這麼複雜的政治議題帶進教會內,製造不必要的分裂。他們認為這些問題與信仰無關,信徒們要爭拗這些事,大可以在教會外,教會應只關心信仰的事。

但當民主發展必會影響整個社會,教會能逃得掉嗎?教會應迴避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