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教會與專制政權

綜觀人類歷史及教會歷史,基督教會在不同國家和社會,在民主化的歷程中曾扮演過不同的角色,對那社會的民主化產生過不同的作用。民主化是在近代人類歷史才出現,故教會也是在近代才需就民主取態。

民主化就是要把人民從專制的統治中釋放出來,並由人民建立起由民主選舉產生、向人民問責的政府來肩負管治社會的責任。在人類歷史,早期的專制政權多是血統承繼的王權統治。在教會的歷史,教會與專制政權有過千絲萬縷的關係。在一世紀當基督教初開始的時候,教會是被當時統治以色列地區的羅馬政權所迫害的宗教群體。但當在三世紀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成為了基督徒後,基督教逐漸變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基督教反被利用來為王權提供統治的正當性。政教合一,由政主導教,教會成為了幫助王權實施專制統治的工具。

在羅馬帝國崩解後,教會的統一系統卻能維持下去,令教會可以在之後歐洲的不同王國中,在不同的領域,與王權競爭主導權。教會在不少涉及人倫關係的範疇享有獨一的管轄權;在一些關乎社會秩序的,則由王權享有獨一的管轄權。在另一些範疇如商業活動,教會與王權則共享管轄權。在羅馬附近的廣闊地區,更受羅馬教廷的直接統治,政教合一,教主導政。

但隨着羅馬教廷的權威逐步下滑,及民族國家主義的興起,在絕大部分的國家,教會所管轄的範圍,一步步被王權所蠶食,至於教會原先所享有獨一管轄權的範疇,都置於國家法律之下,教會又再受王權所管轄。不同地區的教會,採取了不同的方法去應對專制政權,一些教會依附專制政權,從中換來更大的宗教活動空間及實質的利益,令教會享有崇高的社會地位;另一些教會利用與專制政權的關係,以信仰的原則向王權進言,希望專制政權能起碼不會太過分地去運用自己的權力,損害人民天賦的權利;還有一些教會以政教分離為由,選擇完全撤離政治,只專注於宗教事務,獨善其身,即使專制政權多行不義。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