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市集 遍地開花以後

文:曾曉玲

香港市集潮流正盛,年輕人有機會擺一個小檔作買賣,在連鎖店和名牌店吞噬社區下,不必付貴租,客人也有另類選擇,看起來的確是對抗霸權的其中一條出路,然而在facebook擁有逾萬like的市集搞手nomad nomad在市集百花齊放的時候,卻質疑:「咁啱有位,就要搞市集?」

要數本地現時市集的始祖,必然會數到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早在二○○九年已舉辦「石硤尾創意地攤」,二○一○年的「山寨市集」有約30個攤位,然後有西九自由野「接力」,包括地攤在內的節目深受「文青」歡迎,一年一會,可惜只辦了三屆,然而自由野的終結卻迎來市集潮流,油麻地YMCA的手創市集、深水埗大南街地攤、閒閒市集……香港的年輕人發現,原來不必逢放假就行商場。

熱潮興起,現在一周有多個市集「任君選擇」,不少商場也「搞埋一份」。

nomad nomad也是知名搞手,資歷也不過一年,然而已見證短時間內市集湧現。但成員加行說,「不是多搞手就好,每個禮拜都有好多,在facebook常見到(新的市集),同一日有十個的話,質素真的會下降,因為無法篩選」。

市集數量多,市集產品開始都熟口熟面,其中押花飾品可說「總有一檔在左近」。

手作人之間更興起抄襲爭議,她認為難以評論誰先誰後的問題,卻更着重的是手作人如何進步,培養出自己的風格:「即使大家都用玻璃膠,可用來製作手表,也可做書籤」,還是有變化的各樣可能,由手作人的創意去開拓。

草創期:賣藝經驗 啓發意念

nomad nomad兩名成員加行和Kobe是兆基創意書院同學,後來各自在浸大及教院修讀藝術相關課程,畢業後成立自己的品牌,不止搞市集,也包括藝術實驗、獨立生產及邀請藝術家駐場等的計劃。二人在二○一二年參加過「一打人去賣藝」活動,由團長龐一鳴帶着年輕人到歐洲街頭賣藝。這趟旅程中,走遍阿姆斯特丹、倫敦、巴黎等地,在地上鋪一塊布,為客人畫Henna(使用植物染料在身體上彩繪),這段經驗讓她們看到生活的可能性,處身當地的Flea Market(跳蚤市場),二手貨攤、表演、手作產品共冶一爐,也成為以後搞市集念頭的啟迪。

去年七月,二人再到台灣花蓮壽豐鄉鹽寮村參加「瘋市集」,在山上擺攤,也在這個時候,nomad nomad這個品牌有了眉目。談到如何構思名字,她們都在傻笑,「我們沒有空間,常常到處游走,也像游牧人吧」,笑說那時快畢業,前路未明,「也有想過讀起來像『撈咩撈咩』」,標誌中彩色三角圖案組成的帳篷,是盼望在不同地方、不同人身上汲取藝術養分;這也像nomad nomad後來舉辦的市集,由不同元素組合的周末盛會,也帶給參與者涉獵各種議題的機會。

手作市集 遍地開花以後
在兆基創意書院舉辦的市集多達212檔參與,除天台外,四五樓亦有工作坊。(受訪者提供)

結合工作坊放映會

Kobe有參與籌備九龍城社區藝術實驗計劃「週街展」及油麻地「活化墟」的經驗,加行亦曾在JCCAC當實習生,在去年,她們終於嘗試以nomad nomad為名出擊,一連兩天在大埔錦山的生活書院,以環保為主題,結合東北發展議題舉辦市集。在「周末嚟個小派對」,除了地攤,還有多達十個工作坊,有「剩食造紙」,教授用涼茶渣、洋葱皮等混合紙漿製作再造紙,也有製作「咖啡渣磨沙潔膚液」、「果皮潤唇膏」的班,亦有一些班利用本地農作物黃豆及麵粉製成饅頭、豆漿,同場亦露天放映紀錄片《極光追殺令》(The City Dark),講述光污染如何威脅生態。Kobe承認,生活書院位處偏僻,人流不多,但也珍惜人少而造就更多交流機會。也因為首次搞市集,預先為攤主劃位,現場再收租金,60檔報名,有逾10檔「甩底」,扣除低廉場租,兩人最後各自有千餘元的收入。

揚名:正向消費 生活自主

今年年頭,她們另覓新鮮場地舉辦周末派對,這次比第一擊更大型,任攤主自由擺賣,先到先得。牛頭角依時工業大廈共38檔,亦有與長駐依時的藝術工作者合作,開放樓下工作室予人參觀。Live show為開揚空間加添氣氛,同場還有代客寫詩的攤檔,加上教寫樂評的工作坊,場地沒有囿限於密閉空間、參加者也不限於有形物品的買賣,確令城市人在城市了無變化的消遣以外,感受到另類的生活氣息。之後一個周末在九龍城母校兆基創意書院的天台及四、五樓舉行,有逾二百檔參與,對比三月本地市集元老級搞手JCCAC則有約一百三十檔,可見這次活動規模不小。活動好評如潮,nomad nomad品牌也打響了名堂。

工作坊自此成為nomad nomad市集主打環節,着重落手落腳去做,人與人在過程中交流,反映了她們如何看待市集的價值。「我們擔心消費這件事,是否正義」,「不希望大家來到市集只是買東西,像每個禮拜定期來shopping,希望消費有正向的力量,所以我們也嚴格篩走淘寶、代購的產品,這些網上平台都買到,市集是個交流機會多於賺錢的機會」。

手作市集 遍地開花以後
在生活書院舉辦環保工作坊,成為周末親子活動。(受訪者提供)

推廣本地農產小農免租

至於市集中常有本地農業生產者的身影,營運開銷許可的情况下,他們更可獲免租金。Kobe解釋:「試想有什麼議題可以直接透過消費去喚起關注,例如我們談論很多政治議題,或者土地問題,例如東北發展,除了激烈抗爭,說到平時生活,今日我不用抗爭,應該做些什麼去支持呢,不如將本地農作物推廣給更多人知道,讓他們可直接向小農買菜」,而且也可以吸引較大的年齡層參與,像加行的媽媽常問「今次市集有冇賣菜架,無我唔去架」。加行和Kobe對本地農業的關注,始於參與菜園村的抗爭,當剷車拆屋時,她們甚至走出課室加入守護,從事件中體悟到「當一個地方無辦法自給自足,其實好危險,如果你講生活自主,食都未顧得好,好難再講其他」。

說到社會運動,雨傘運動亦有二人足迹,「雨傘(與搞市集)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市集的方向有受影響.當時一些行動,例如在馬路種菜,全部都與生活有關,是再想像生活的可能,人們互相幫助、送食物、派手帶,團結起來」她們提出:「現在運動完了,這些價值如何在日常生活入面實踐?是否抗爭時做、抗爭完就覺得『唉,呢個世界玩完喇,唔使郁喇』就不行動呢?」那麼市集可擔當怎樣的角色?「市集就是定期讓一些人聚在一起,好多檔主價值相同,重視有個平台可交流延續」,又如當時有「好多街頭創作,運動完了彷彿沒發生過,但市集入面就有創作,又像音樂表演,他們都是獨立工作者,市集正可連結一大群獨立工作者,以及繼續讓這些議題流動」。今年四月,nomad nomad亦舉辦了「有種市集」,以推廣種植,重新掌握生活自主權為主題,並跟曾參與雨傘運動的歌手何韻詩合作,再帶起雨傘抗爭中強調的「自主」信息。

立萬?反思初衷 尋找出路

有理念、有人氣,更「食正潮流」,甚至是潮流推手。然而,當加行和Kobe獲得更多機會,受到各大品牌商場邀約,二人開始面對與理念的掙扎,甚至對市集潮流提出質疑。

本月頭,「全城街馬」邀請nomad nomad辦市集,計劃加入作為「香港街馬嘉年華」節目之一,與nomad nomad商討的過程一直由主辦方以外的第三方負責。由於不能事前察看場地,只能靠平面圖了解位置,當天到場,卻發現位置更改了,遷移到廁所對面,臭味濃烈;原先要求提供四腳帳篷,也變成每兩檔共用一把大遮陽傘,下午陽光猛烈,傘無法完全遮蔭,有檔主曬得皮膚灼紅提早離場,她們作為統籌者,只好邊道歉邊痛心這群藝文工作者不受尊重。其實在活動之前,她們已感不妙:簽約後發現活動是政府「起動九龍東」計劃一部分,計劃推行活化觀塘後巷,邀請藝術家塗鴉,被指助地產商發展,沒邀請觀塘人參與等問題惹起爭議,這讓加行和Kobe認為自己像做了幫兇。她們嘆未來選擇合作單位一定要清楚「與合作方看法是否一致,如果你覺得件事值得支持,大家也是為件事好,而不是只是租場與借場的關係那麼簡單」。

手作市集 遍地開花以後
Live show在本地市集愈來愈普遍,為音樂人提供多一處表演場地。(受訪者提供)

入不入商場

九月另一場市集在荔枝角以手作市集作賣點的商場D2 Place, Kobe坦言已拒絕多次合作邀請,加行指今次合作因「他們很有誠意,看到他們好像對藝文發展很有心,又始終提供了空間,便試一次」。然而這也令他們反思市集要如何走下去:「我們猶豫入商場是否在做對的事,香港商場收編了所有東西,如看到在商場入面有busking(街頭賣藝),但行動原本是為重奪公共空間,又被商場收編,市集一樣,本身為讓擺攤者攤分成本對抗地產霸權,但入返商場,是否還存在當初的意義呢?」另外,從實際營運的方面看,商場租金較高,「花很多錢在租金上面,覺得錢可用來做很多事而不是交租」。

規劃署在六月深水埗區議會會議上稱佔地七百五十七平方米的汝州西街熟食小販市場,26個檔位中有22個空置,建議騰出土地,這會是個場地的好選擇嗎?兩個女生大呼不同意,加行指出「始終是廢了街市,本身街市的人到哪兒去呢,是否又要入領展(商場)?」「這些場地正是人流少,不是好多人需求就被廢,其實有一撮人需要,政府不理這撮人,就改了用途,就算變文化創作中心或活動,都是錯的。」一如她們對市集潮流的詰問:一條對抗霸權的出路,會否不小心又自投到霸權的抵制中

市集介紹

聯和小墟 – 秋月小聚

由「午後市集」主辦,旨在推廣聯和墟歷史文化,設「講故仔」導賞、單車導賞、髮型義剪、燈籠工作坊、猜燈謎慶祝中秋。

時間:9月27日下午十二時至六時

地點:粉嶺聯和道聯和市場「聯和手作村」

店小二蚤の市集

以懷舊作主題,買賣古著、古董、復古物件。

時間:10月3至4日(周六至日)

下午一時至七時

地點:尖沙嘴加拿芬道33至35號

發利大廈9樓Hop Inn撲撲旅舍

手創市集

口號為「與你一起發掘被埋藏的美好」,攤檔遍佈YMCA校舍3層課室,亦有音樂表演。

時間:9月27日

下午二時至七時

地點:油麻地YMCA青年會專業書院

馬寶寶生活墟

每月兩個周日舉行,包括農夫市集、講座、電影放映、音樂會,推廣本地永續耕作產品,連結城鄉關係。

時間:10月11日、10月25日、11月8日、11月22日、12月13日、12月27日,上午十一時至下午五時

地點:粉嶺馬屎埔村馬寶寶社區農場

MAMASMART

參與手作人以媽媽為主,鼓勵親子戶外活動,未來一次市集以中秋為題,有製作花燈及蠟燭工作坊。

時間:9月27日

下午十二時至六時

地點:沙田科學園2期尚湖樓地下

nomad nomad市集

第二度在工廈天台舉辦,在新鮮空氣中閒逛地攤,拓展城市生活空間,以往活動結合音樂表演,同時有工廈藝術工作室開放,大受攤主及遊人歡迎。

時間:12月5至6日(周六至周日)

下午一時至七時

地點:牛頭角依時工業大廈

故事地攤

每月一次在不同公園交換故事,地攤都放些關於旅程的物件,藉此分享經歷。

時間:9月28日下午二時至五時半 (周一,中秋節翌日假期)

地點:上環中山紀念公園中央草地

小生活市集

去年尾開始由觀塘工廈的藝術工作室A nice place to舉辦,至今每月一次。

時間:下次時間待定

地點:觀塘工業中心四期5樓F室

閒閒市集

在深水埗的周末悠閒活動,約兩月一次。

時間:10月3至4日(周六至日) 下午一時至七時

地點:深水埗基隆街108號地舖

JCCAC手作市集

2009年起舉辦的手作市集,至今每季一次。

時間:逢3、6、9、11至12月,

下次時間待定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