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針想「自決」都有錯?

孩子在家長心目中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生命。在孩子出生前,持續的產前檢查,儘管結果是滿意的,我們還是擔心著:孩子可如常長成嗎?四肢、五官、內臟……從二維到四維圖像,沒有一張不細察;放心了?還是放心不下。地球好危險:輻射、加工食物……誰可斷定新生命健全健康?

多得醫護悉心照顧,孩子在妻十多小時的陣痛裡順利出生,打了第一支疫苗,才欣喜了一陣子,就得面對產前填寫過「考核表」的結果:出生需立即接種三種疫苗(維他命K、卡介苗、乙肝第一支),為何只選兩支?為什麼不接種卡介苗?

一小時後,醫生再來問,我們回答。她向我們講解卡介苗是什麼,卻沒有提到:卡介苗是活性疫苗,香港說「保護效用並非是百份之一百」,台灣說預防效果約85%。剛出生不到一小時的孩子,要立即捱三針(衛生署網頁寫兩針,最近多了維他命K),於父母言,一針都嫌多。醫生朋友聽後,激動地說「你知道一年有多少人死於肺癆嗎」,於他而言,連卡介苗都不接種,一定是不可理喻了;認定我是「反疫苗人士」的朋友,會指責我於公眾衛生有害、疫情在社區爆發就因為有你這種人、你的決定經不起科學驗證……

可是,醫生有否檢查孩子免疫力是否可捱過這一針?我們都假設剛出生的孩子一定捱得過不保證有效的活性疫苗,這又有什麼科學根據?連當值醫生都說不清楚,產前又沒有提過疫苗風險,誰放心一支支刺進孩子身上的針,於孩子有益?坊間不乏疫苗討論,我也曾在臉書參與過;我針對的是衛生署發放了多少資訊給家長,分享過我經政府機構找資訊的困難。結果,還是無人會體諒,一般會有幾種講法:

.你知道疫苗歷史嗎?

.如果不是疫苗,現在還有天花……

.美國就因為有你這種人,才出現社區(麻疹)爆發!

.都說疫苗引致自閉症是假的!那個醫生已被吊銷牌照

.根據科學來判斷風險大小,假如不打疫苗患病的風險,比副作用風險高,打疫苗是毋庸置疑的

.顧及公眾安危,必須打疫苗!

.孩子不打疫苗沒事,是因為其他孩子打了

.你知道你這麼做,會增加多少醫療負擔?

.就是你們這種人散播恐懼!

.A與B之間是沒有邏輯關係的!

……

他們認定了,提出質疑的人,接受了假新聞、假資訊,正在形成公眾恐慌,將導致疾病傳播……於是,執教理科的臉友貼出中學課本內容,講解疫苗是什麼。我說在網上支持疫苗的人都沒孩子,不相識的臉友又來抗議說自己有個念小學的孩子……七嘴八舌,沒完沒了,似是情緒與常理之爭,支持疫苗的人,卻似沒人打算理解質疑疫苗者的擔憂與處境;再看這些討論,我聯想到宗教信仰:都是各執一詞,都是不信者落地獄。我成為破壞地球的大魔王,他們則是拯救世界的善人。

自從發現抗體至今的百多年以來,到底死了多少人,才死剩我們的祖輩,才生下我們這群活在看似文明繁榮穩定健康的社會?試試在那些討論裡,拋一題「人可產生多少抗體?」來問,答得出的臉友有多少?再拋一題「母乳給孩子的抗體為何叫被動抗體?」多年修習科學的人,回答前會不會想「疫苗會否干預小朋友免疫系統?」經哪個理論哪道算式可以計得出一個保證來?如果有人科學地、認真地講解,討論才有價值。

在日本腦炎肆虐的幾年間,香港曾有小童不幸染病致死,查紀錄發現小童是有接種腦炎疫苗的。新聞末段有衛生署回應說,接種疫苗並不保證……看到這裡,我們會想:接種疫苗並不保證有效,即否定了疫苗與病患的因果關係嗎?有人說,這只是個別例子,可是誰保證自己的孩子不在「個別例子」之列?衛生署要有個負責任的說法。

如果這些恐懼足以導致社區爆發,首謀一定會是不接種疫苗的人。是這樣嗎?在眾多個案排除個別例子而決定接種疫苗,是經得起考驗的,這個態度我們相當清楚;換個說法,就是:總有人會死,不要死自己;既然有保障,寧濫勿缺。這話會是「科學地」決定的潛台詞嗎?看了許多人提供數據,那些死去的人,都只是1%、5%……不超過10%,那些「分析」令我想到:死了別人,在所難免。不保證有效的疫苗,都得接種,這是基於公眾利益;父母應排除不必要的擔心,科學地、理性地思考,自己孩子不接種的話,會影響社區安全呢。「顧及公眾安危,必須打疫苗!」「就是你們這種人散播恐懼!」我在回音谷中聽見這話。如為了消除個人恐懼而製造更大的恐懼,請別再把「散播恐懼」置於質疑者的頭上。病毒防不勝防,不管崇尚疫苗還是反對疫苗,人類造的健康盾牌沒可能是百毒不侵的,何況「不保證有效」的疫苗?

孩子出生至今,仍未有醫護主動向我們講解疫苗計劃。我們只能在針卡上指定的接種日子,定期到健康院做接種準備前,向醫護說明我們的擔憂。「你知道你這麼做,會增加多少醫療負擔?」我們當然知道這會影響看診進度,可是衛生署一直沒有講解,「科學知識」貧乏的我們,沒有在產前獲得「正當」資訊,於是恐懼,於是難以計算手上有多少風險籌碼,可以根據統計學,拿孩子的生命來「賭博」。沒人想到,崇尚科學的知識人,看到父母在這場賭博前提出「要下注嗎?」的質疑,就把他們看作社區爆發的元兇,拿著「德州爆發麻疹」、「自閉症假研究」證實疫苗有效……「美國就因為有你這種人,才出現社區(麻疹)爆發!」「都說疫苗引致自閉症是假的!那個醫生已被吊銷牌照」「就是你們這種人散播恐懼!」

面對疲憊不堪的醫療體制,為大局設想,我們著實不應頑皮多事、杞人憂天,一切當該順從疫苗計劃行之;那些小意外、疑似與疫苗有關的孩子有了缺陷,經科學證實了,是無因果關係的……「你知道疫苗歷史嗎?」人類多年貢獻,是毋庸否定的。誰說否定、推翻、挑戰都是科學精神?別來這套!「孩子不打疫苗沒事,是因為其他孩子打了」「A與B之間是沒有邏輯關係的!」已有人證實,不斷生產的各種疫苗,是不會導致病毒起變化。「如果不是疫苗,現在還有天花……」你看天花,不是被我們打敗了嗎?人類不可能因你們而倒退……似曾相識?記得反對雨傘運動的人嗎?他們都說佔領者「擾亂社會秩序」、「政制要向前發展,不能因你們佔領而開倒車」……佔領者其實想說的是:期望。期望政權收回八三一方案、政府接納市民建議,落實普選。佔領者常常被當政者形容為壞份子,破壞社會安寧。政權和政府已對市民愛護有加,若再質疑作為權威的政權,只會令社會倒退。期待社會有民主,期待政府尊重每個個體的選擇權。民主政制可確保社會領袖可輪替、可問責,以選票來選賢任能。

再看醫療體制,《藥物名冊》變相歧視貧者、過度使用抗生素產生難以預計的後果、在人手短缺的時刻仍不容許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市民在這個醫療體制裡,除了在舊政權的社福主義下建立了費用低廉的服務而得益之外,成人疫苗計劃常出現錯誤估算導致大量剩餘疫苗失效報廢,在疫苗過期前請明星來催谷市民來打針,「你知道你這麼做,會增加多少醫療負擔?」老人與孕婦在接種後,常出現「未證實與疫苗有關」的事故,「A與B之間是沒有邏輯關係的!」為人父母,只想提出公開疫苗資訊,每講一次,都有疫苗支持者視他們為反疫苗者,指他們不科學、誤信假新聞。專業不在我們,不容我們選擇;針來了,舉高孩子的大腿屁股便是。

還須問嗎?我們是一群乖學生,老師說什麼,我們為了課堂秩序不受影響,必不質疑,照單全收。我們是一群好市民,政府說什麼,我們為了社會穩定,必不質疑,完全信賴。政府不用跟我們說太多,由民間科學知識人訓示、講解已足夠了。不上網、不表態的父母又如何?只要你孩子成為接種者,就能做成保護網,保障沒打針、不表態、得不到資訊的人。何況,香港市民九成九都以為疫苗計劃必須全跟;只要你都跟從,不必擔心。「根據科學來判斷風險大小,假如不打疫苗患病的風險,比副作用風險高,打疫苗是毋庸置疑的。」舉手問:為什麼一定要打針?老師答:壞學生!罰你抄「根據科學精神思考,我肯定不會是那0.01不幸的人」一百次!

你認為我們在散佈恐懼?恐懼源於不認識、不了解?恐懼源於不透明、不明朗、出事而不負責任。防止出事,請打疫苗;出事了,就與疫苗無關。醫護竟能在嬰兒出生第一刻就確定體質正常,立即可打活性疫苗?為何不等兩三天,檢查妥當後,才為他們接種?衛生署本來可提供充足資訊,向產前父母說明清楚,與父母一同計算風險,而不是不聞不問見針就打。疫苗支持者變相鼓勵這種違反科學態度的行為,把知識視為聲討異見者的工具,輕視異見者的憂慮,認定異見者是無知。知識人決定站在「正義」的一邊,異見者被視為民粹愚昧的一群。這種手法,我們比誰更熟悉:把同樣的反駁話倒灌在你的看法裡。別說誰站在高牆雞蛋哪一邊,向擔憂的父母噓寒問暖都來不及,就指出你無知你累街坊,誰會信服於高傲者的指頭下?

為人父母,在未了解孩子(有否敏感症之類)就接種疫苗,風險一定高。我不但希望知識人改善與人溝通的方式與思維,還希望父母可多向醫護問清楚;一旦決定接種,都知道為什麼會發燒,並希望衛生署早日把資訊公開,包括疫苗成份;多設產前產後疫苗講座。盼有「自決」如我,僅此而已。此文一出,或又有人來指責。如果我們在透明公開前,選擇幾時接種哪支疫苗、哪支不接種都有錯,就請支持者寫寫文章,告訴大家每支疫苗都可接種;別理那0.01可能出事的孩子,信任這個醫療體制,來支持疫苗接種吧。

文.木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