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黃之鋒說成是港獨是莫須有

最近黃之鋒先生被指為「香港獨立主義者」,而香港各政黨與社運組織開始接觸台灣的政黨互相交流,也被指為促進「香港獨立」的行為。他們跟明確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先生,或者至少在2016年集會中為陳浩天所辦的港獨活動站台的梁天琦不同,黃之鋒以及那些新世代應該沒有任何公開的、明確表達支持「香港獨立」的言論。

在我們香港人眼中,泛民主派明顯跟「香港獨立」無涉,甚至本土派也有很多人是不主張「香港獨立」的。但在中國大陸的媒體描述,以及代表百姓的網民的眼中,一切反對派都是分離主義者。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大陸多少也有些文革遺風,他們指控別人是不需要證據的,甚至不需要根據的,是先找要打擊的對象,再羅織罪名。

但我們不要少看這種說法。雖然它是沒有道理的,但如同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所主張,謊話說一千遍就會成為真理。北京政府無疑是這點的信奉者,除非受到瞞騙,否則他們應該也很清楚黃之鋒和泛民主派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但他們都並不在意這點,他們的做法是,先把「香港獨立」污名化成為大逆不道的罪名,然後再安在他們所有的政敵身上。如果我們理解到其實這是文革時代把人說成是「走資派」的變種,也想像到今天的北京政府的中堅,不少都是文革時的青少年,我們不難想像到他們只是老練地套用他們的經驗。

被他們鋪天蓋地控制的媒體,會是把謊話說1000次的理想環境。實際上你是否主張「香港獨立」並不重要,他們會讓中國大陸的大眾甚至香港的大眾相信你是主張「香港獨立」。

我們必須留意的是,親北京政府的媒體,他們可能並不理解言論自由,或者是有意無意地曲解它。他們對於「香港獨立」的態度,並不是單純只是反對「香港獨立」,而是直接去到可以將「主張香港獨立」列為刑事罪行,或者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例如說主張「香港獨立」並不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

而去到這一點,無疑,只要是民主派,普遍都相信「我不同意你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自由」,也就是說,香港人大部分不主張「香港獨立」是一回事,但是只要香港有言論自由,香港人就有權合法地去主張「香港獨立」,而追求民主的人並不會因為自己不主張,就期望將異見除之而後快,甚至為此立法。

捍衛言論自由 毋庸置疑

對於香港人而言,應該大部分人都不主張「香港獨立」,但是不會導致香港人沒有主張「香港獨立」的自由與權利。如北京所說或民調所得,若支持「香港獨立」的人佔香港只是一小部分,即使有20%的香港人主張「香港獨立」,香港也不會因此而獨立。這也只能流於一種非主流的思潮或者言論。如果北京自己也不認為香港會因為有主張「香港獨立」的自由就能令「香港獨立」的支持度暴升到60%以上的話,連這樣的言論也要以法律打壓,這無疑是對香港人言論自由一個非常不禮貌的侵犯。

而捍衛這種言論與主張的自由,對於這地球支持民主自由的任何人來說,根本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如果連這樣也要被指控「港獨」,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作者是企業家

文:鄭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