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卸高風險感情

近日有段娛樂界明星分手新聞,提及男方曾於早年已提出分手,但女方當時不肯就範,以會自殺來要脅男方留下,大家之後感情再起伏波瀾一年,男方終於成功順利在女方平和的情緒下,離開這段感情。

事情發展至女方提出會自殺,已注定不能再挽回。對方當刻沒有堅持立即分離,只因顧全女方正處於情緒急症,需拖延時間令女方能接受整件事件的發展方向,才實行一刀兩斷。自殺或要脅自殺在挽救感情上不能取得「留人」效果,邏輯上是因為這行為只會令提出分手者更厭惡這段感情所帶來的負面情緒,更肯定自己分手決定正確,兼必定要盡快盡力離開,以免對方再投入更多強烈感情致更難捨難離,夜長夢多。

在提出分手方角度想一想,這段感情於他來說,已從開初時的開心甜蜜,變得無趣及浪費時間,才會積壓壓力至要以分手,去找尋更開心的日子。在這個時間點上,對方要將提出分手方那已建立的睇法逆轉,令他回心轉意覺得大家一起會回復愉悅,已經很有難度。現在卻是再在他原有的相處壓力上,多加一重更大的,兼且是對人命有威脅的壓力,他必定會想辦法讓自己在不遺下任何負面影響及風險下逃生。當事人想以一死來表達自己如何一片痴心,但這極端情緒所表現出當事人的情商,必定嚴重影響主動分手方對雙方未來的看法。所以分手時以自殺挽留對方,結局只有一個—必分無異。

在任何種類的關係裏,要令關係持久走下去,有兩種方法:雙方走在一起快樂或不快樂時雙方持續各有條件可交換。後者當然是非常商業性的客觀買賣交換,交換合理其實也可以帶來快樂,只是交換一停止,關係便停止,例如勞資關係、包養關係。而前者則非常視乎雙方主觀感受,需要雙方有對人性的敏銳感和觸角,需要同理心及親和力。因為要達到「雙方走在一起快樂」涉及掌握對方的主觀感受,有些人會於「以對方角度理解和感受」方面出現困難,誤判雙方關係愉悅度致分手。

分手技巧,其實比建立感情技巧難度要求高得多。建立感情對象可隨眼前人的難度而轉換,對難度太高的人大可選擇不理,但分手對象卻不可選擇,一定要由當事人親自面對處理。有時對方對自己的迷醉及一往情深更是自己精心策劃下的效果,以長時間點點滴滴釀造出來,但到頭來自己卻因不能再愛而決定拆卸這種大型項目,真的難分難解考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