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與拉麵

月入三十萬高官,批評月入九萬議員,說他們拉布不負責任,白支人工。高官不喜歡議員搞對抗,自然不過,可是說拉布議員未盡議員之責,又似乎說不過去。

拉布議員要成功拉布,要做的事似乎不少。首先要講得,其次要問得,能夠將一個議題拖長來講,捐窿捐罅來問,其實要花不少工夫,例如資料搜集。而且還要爭取每一次機會來講,比起那些惜口如金,一年沒有出席幾次會議的功能組別自動當選議員,邊個勤力邊個懶,有目共睹。

拉布的議員為什麼拉布,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有些人扮不明,拉布是被迫使出來的招數。歷次選舉,泛民議員一直有六成左右的市民支持,功能組別小圈子制度,讓他們在議會內反而成為少數派。沒有否決權,面對任何不合理的惡法,無法可施。

一票無效,於是有人訴諸拉布點人數。這種種招數當然是旁門左道,可是,他們是對自己對選民負責,如果他們對惡法坐視不理,只徒呼奈何,那才是不負責任,浪費了投票給他們的納稅人的錢。

高官當然看不過眼,你可以說他們拉布無理,但你說他們沒有負議員之責,就不合邏輯。他們只是沒有對你或這個政府負責,但他們有對選民負責。你不能說對政府政策,事事舉手贊成,即使不議政,不開會,就是一個負責任的議員,講到口水乾來反對的,就是白支人工。

高官們,議員是對市民負責,議員是市民選出來的,議員的人工是市民付的,其實你們本來也是,不是嗎?比起有會不開,去了日本吃好正拉麵的高官,誰在白支人工,香港人心裡有數。

原文載於2016年1月31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