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勇氣‧踏出點五步

從去年的《哪一天我們會飛》、《十年》、再到今年的《點五步》,三套來自不同製作團隊的香港電影,巧妙地成為香港近年本土論述的三部曲。

《哪一天我們會飛》叫香港人勿忘初衷、《十年》展現出對香港未來的絕望、《點五步》卻讓香港人重新定位,藉著80年代的一個本地故事再次肯定我們在困境中可以創造奇蹟。

關鍵的1984年

《點五步》將1982年沙燕隊的故事「重置」於香港人面對關鍵時刻的1984年:當年發生過的士罷駛事件演變成騷亂、寶生銀行劫案、沙田新城市廣場落成、八百伴開幕,還有《中英聯合聲明》簽署,香港人憂心忡忡的九七前途問題似乎也有定案。

同一時間在獅子山下,一群年輕人完成了一件沒太多香港人知道的事:由盧光輝校長成立的第一隊華人少年棒球隊,最初連小學生棒球隊也贏不了、日本水牛隊領隊更是不屑與盧校長握手。沙燕隊一直不被看好,球員只是一群讀書不成的壞學生、他們沒有正式的訓練場地、球員只有背著沉重的棒球用具在配水庫的草地練習。在惡劣的環境下,沙燕隊卻奇蹟地走到最後一步。

走出陰霾

青春、熱血、勵志是電影的主調,表面上《點五步》只是一貫勵志故事的內容,卻同時是香港人走出陰霾邁向光明的演繹。兩個男主角是屋邨長大的好兄弟,細威(胡子彤飾)身材高大,有運動天份,相對地阿龍(林耀聲飾)似是甚麼也及不上他,縱然自己心中有夢,卻從來沒有釋放出來。

面對著生活的事情,阿龍敢想不敢做、敢怒不敢言。看見心儀的女孩被騷擾沒有為她出頭、知道媽媽的事又沒有說出來、看見比自己打得好的細威卻又不敢爭取渴望的投球手位置。

後來細威不滿比賽中臨場變陣而離去,阿龍終於做回自己成為投球手,卻又因此兄弟決裂,一切都是年青人成長的考驗。過去阿龍沒有為自己主動爭取過甚麼,他以為沉默可以解決問題,然而要發生的問題始終沒法避免。這豈不是今天香港人的寫照嗎?主權移交後出現了政治倒退,有人選擇沉默、視而不見,但政治現實帶來生活的衝擊已擺在前面,我們已經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大樹好遮蔭」可能是不少香港人的想法--寧願選擇妥協和沉默,也不願生活變得混亂不安,甚至以為活在強國人之下我們仍然有『不錯』的生活。但是香港已再不是昔日中西交匯的購物天堂、百業繁旺的自由都市。從前守望相助、營營役役的獅子山下精神彷彿已再沒法看見未來的盼望,中共操控下的大格局只有更多的潛規則,大部份無權無勢的一群只有認命、接受現實──「鬼叫你窮,頂硬上啦!」

80年代的好風光

這套《點五步》取景於七、八十年代建成的公共屋邨:那些特大的正方形天井、四通八達的走廊、樓梯的角落……那是許多香港人成長的回憶,同時展現出當年香港的社會環境,彷彿是帶著我們重回昔日主權移交前的香港。

無疑那是令人嚮往的年代,當年的香港是一個經濟奇蹟:我們在廉潔的社會、健全的法制、低度的經濟干預、公平的制度、言論自由、人權的保障等良好條件下,務實、靈活多變的香港人在小小彈丸之地創造了無限的可能。然而一切美好風光只會停留在已過去的八十年代?

不要放棄

拿出勇氣、尋求改變確是冒險的選擇,阿龍成為投球手也是痛苦的決定。兄弟離去、家庭突變,問題仍然圍繞著他。最終我們需要突破的卻是我們認命的心魔,擺脫那不能改變的命定,香港人真的不能離開被中共操控一切的事實嗎?

或許我們沒法掌控人生中所有事情,但是當我們可以選擇的機會來到時,我們是否讓它輕輕溜走,還是把握僅有的機會放手一試?故事中阿龍藉棒球尋回自己,也是他人生中的轉變,甚至在三十年後依然對他有一定迴響。

「校長沒說過你們要嬴,但我有說過,要你們不要放棄!」縱然沒有任何即時改變,縱然前面阻隔重重,但香港人仍要堅守「點五步」的精神:輸贏其實不重要,最重要是你有沒有勇氣踏出那半步。當初《點五步》只拿到政府二百萬的製作費,那是不可能將一套電影搬上大銀幕的製作預算,偏偏卻有一班滿有傻勁的電影工作者無私付出,願意擺上同等的力度做好一切,將不可能變成為可能,創造了香港本土電影的奇蹟!

願你知每步每步和誰奮鬥

別再憂未能動搖命運之手

若結果偏不如意始終無悔

拚命過去追求

願你知每日每夜為何戰鬥

別再憂別人未明白自己傷口

為了擁抱難以成真的美夢

你話這是幼稚請幼稚試一試

作者網誌:http://hotakhon.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