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導梁美芬議員解讀通識試卷

通識科第五年文憑試試卷出爐。由於議題分佈平均、緊貼時事局勢,又呈現不同能力考核,獲教育界一致讚好。惟一向關注通識科發展的梁美芬議員,再次跟教育界唱反調,批評卷中一條政治題目艱深、對考生不公及方向錯誤,甚至以家長口吻指考評局「鬧得少」而「故態復萌」。筆者從《明報》報道中了解過梁議員的理據後,估計梁議員對通識科的解讀可能受其求學經歷及政治立場限制,以致出現持續偏差,故現以前線教師身分,跟梁議員分享一下通識試卷背後反映的教育理念。

普及化學術概念 通識科意義所在

梁議員指出,考核民主與競爭力指數的題目太深,似博士論文題。筆者未有機會攻讀博士學位,但也了解到完成論文困難之處在於研究方法,在於取證來源,而非題目字眼的深淺之上。貴為法律學院副教授,梁議員之說實有誤導大眾之嫌。更重要的是,若題目真的達到博士水平,豈不顯示通識科成功塑造學生運用學術概念展開思辨的能力嗎?從考生訪問及坊間評論所見,不少師生已掌握解構該題目的思維工具,可見通識科正逐漸把往日束之高閣的學術概念及思維,帶入基礎教育之中,這對於開啟民智及促進公共討論質素絕對起關鍵作用。梁議員與其杞人憂天,以門外漢身分猜度考卷難度,鼓吹學生捨難取易的心態,倒不如運用你的博士學歷,共同參與學術概念普及化的工作,引領下一代走入社會政治理論的殿堂──這工作總比盲目狙擊通識科來得更有意義吧?

明辨是非批判思考屬通識科核心

梁議員在訪問中又憂慮到,極具爭議題目若回答不好或影響升學,故不應要求考生必答。按此邏輯,乾脆取消必答題甚至考試就最好,因為任何題目只要計分就會影響升學,根本與爭議或必答與否無關。但在實際操作上,公開試及必答題的存在有其必要。因為所有學科皆有核心部分,而要公平考核學生於該部分的掌握程度,則必然要有一致且聚焦的試卷及必答題。通識科課程指引中明確指出,要培養學生批判及獨立思考,作合情理的價值判斷,從多角度考慮中作決定。具爭議性的題目,正正是考核學生以上能力的最有效工具,相比起公式化的分析性題目,考生更能從中展示思辨過程及價值判斷。若取消必答題,又或只在選答題考具爭議題目,讓考生迴避作答,我們就無法檢視學生在通識科核心能力的表現,變相使考評的有效度及可靠度大打折扣,那學生的表現再好也毫無參考價值。希望這小小分享能讓梁議員理解考評中的優次排序,避免本末倒置的言論再次出現。

愉快學習的根本在紮實學習基礎

在整個訪問中,筆者對以下評語有最深感受:「通識係要enjoy(享受)、開心,畀學生有思考空間,而唔係硬啃啲表同數字。」但當梁議員以此評論一份試卷時,則未免有點不倫不類。不要說通識,哪怕是其他科目的考試,相信沒有多少個考生會表示:「我考得享受、開心!」從教育角度來看,要在學習過程中感到享受、開心,先決條件是掌握學習方法及相關知識技能。在通識科,分析數據是學生理解議題的第一步,這對於破除偏見及先入為主是非常重要的,也可讓學生在其往後的應用分析甚至評估等學習階段上,作思考上的輔助並作出更準確的判斷。筆者的經驗是,學生往往就議題建構好完整的個人觀點,並與同學老師作思辨交流時,才可享受到通識科學習的樂趣。那種程度的開心,與完成簡單家課後的愉悅完全不可媲美,是為「真‧愉快學習」。梁議員在反對通識科要求學生分析數據數字之時,請反思一下,你在追求的究竟是學習質素,還是反智教育?

公開試為分配資源 非派糖遊戲

梁議員在訪問後期有所退讓,表示即使有必答題,都應出較容易的題目,讓考生「人人都可發揮到」。筆者讀報至此不禁失笑;相信梁議員也曾經歷公開考試競爭,才得以考入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並獲得今日成就。公開試,尤其於香港升學資源缺乏的背景下,從來就是選拔賢能,作有效資源分配的工具。成績達最高18%的,可入讀資助學位課程,其他82%則只能到自資學位、副學士或高級文憑課程就讀,甚至直接到社會工作。考試容易還是困難,根本無關宏旨,重點只在於比旁邊的考生考得好。題目容易,為了分高下,評分準則也會訂得嚴格,人人發揮到也依然會有人成績欠佳,反而未必能夠識別能力高的考生,使必答部分作廢,甚至拖垮整份試卷。梁議員在發表言論之前,不妨先請教教育界朋友的意見,甚至可與你的同事葉建源議員商談,攜手向政府爭取教育資源。請記得,你的專業在法律界,以議員身分就其他界別作公開評論時,還是謹慎謙卑一點好。

肯定自信的一句「考評局聽了我意見」,讓我確信梁議員應該享有姓氏賦予的特權。筆者一向相信考評局為獨立公正的法定機構,肩負決定考生前途的責任;如今因為梁議員這句話實在有所動搖,還望考評局官員可就此嚴正澄清,甚至劃清界線。否則待梁議員約見考評局秘書長唐創時先生之時,「局方及通識科被特權議員用作實踐政治理念」一類的傳言,相信會不脛而走。至於梁議員未來要「發起一場運動」,筆者實在十分期待,因為從未見識過尊貴議員會向自己一知半解的專業界別宣戰,還望梁美芬議員屆時可做好功課,避免獻醜人前。畢竟,9月立法會選舉,已經不遠矣。

文:陳曦彤(通識教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