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折梁天琦的恰是他自己的路線

梁天琦道歉,解釋在梁頌恆游蕙禎宣誓風波期間自己一言不發,乃是因為難以站在最前線,坦言自己是有底線和感覺害怕。他形容自己只一年的政治生命像煙花,短暫而璀璨。

「黃絲」朋友中,立即有部分人深表同情,說年輕人願意反省是難能可貴,他日學成歸來同樣令人期待,云云。然而我非但沒有什麼共鳴,反倒覺得梁天琦有點不負責任。畢竟,宣誓風波引發的後遺症仍然持續,這絕非可以撒手不管的時候,正如他絕不該在呼籲其他人投了他口中的「Plan B」之後,自己卻撒手不管。其次,梁天琦身處其中的激進右翼本土陣營,為整體社會運動帶來的破壞,到現在仍然欠一個認真的道歉和反省。

先旨聲明,我絕對明白且同情梁天琦身負暴動罪的控罪,然而同情不該取代關於對錯好壞的獨立思考。

事實上從梁天琦的剖白中已透露出一個他自設的圈套和困局,也就是為何梁游宣誓風波期間一言不發,他說這是因為他難以走在最前線;然而問題是,難道必須要重演一次旺角騷亂才算得上是社會運動嗎?在「一言不發」和「走到最前線」之間,難道就沒什麼可做?這個時候,在「旺角騷亂式」抗爭之外,他就什麼也做不了?

這恰恰是自設的圈套。正如在梁天琦作出這次轉向的剖白之前,他及其陣營經常以即時的功用來質疑非暴力路線,開口閉口「有用咩」,而這種指控現在卻彷彿像回力標般飛回到自己身上,使他要麼考慮以最勇武姿態走在最前線,要麼一言不發。或許,DQ(disqualify)風波期間他的一言不發,若然不是不負責任地撒手不管,那麼這倒不如說更像是激進政治的病徵,因為在「一言不發」和「騷亂式抗爭」之外尚有太多的可能。

或需反省當下激進青年政治盲點

或許問題也不僅在他一人身上,畢竟梁天琦所倡導的「時代革命」,在追逐以死相搏式無底線升級,以及要求立即「有用」的同時,早已將過去的社會運動打成為彷彿一無是處的行禮如儀。荒謬是,今天這名「時代革命」的代表人物卻跟大家說:爭取民心大多數是重要,難以每次都立即有成果,並且要有底線等等。

關鍵在於,如果以上所說真的代表了梁天琦本人的真切反省,那他似乎欠了過去遭他們陣營謾罵的人一個道歉。

梁天琦說,這段時間是他選擇了自己,是他懦弱。但我倒覺得這是錯了焦點,因為這又使事情歸咎到他個人身上:即他是否願意犧牲自己個人(不怕還押),而為香港全體以死相搏。說到底,在個人層次之外,梁及其支持者或許更需通過梁天琦的政治挫折,來反省當下的激進青年政治的盲點。只有這樣,一代青年才能在一次次挫折與重生中經歷他們的成年禮,步向成熟。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