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手‧合作

大家好,我係楊岳橋。

今年,多位民主前輩退下政治舞台,把薪火傳給年輕一輩。我入了議會只幾個月,也算是大半個新鮮人,卻要接手余主席這個寫了13年的專欄,方格雖小,壓力山大。「法政隨筆」內位位都是重量級人馬,身為最無分量的一員,讀者以後逢星期五(「法政」截稿日)可以繼續TGIF,我就要為了稿子而誠惶誠恐如履薄冰啊。

初次執筆,想跟大家說說形勢問題:還以為選舉過後可以安安樂樂等十月立法會新會期重開,誰知道橫空殺出兩宗震撼事件,先是朱凱廸收到死亡恐嚇,再來就是橫洲官商鄉黑勾結。這兩件事,展示了當今香港政壇最黑暗的一面,雖然令人沮喪,我卻在當中看到一絲光明的轉機:例如在阿廸報警的第二天,同事們便找來了所有民主派候任議員的電話號碼,讓我可以逐一邀請他們加入撐阿廸的網上聯署,而大家都爽快答應。橫洲事件也一樣,阿廸和姚松炎老師起草了給特首的公開信後,民主派議員當日便陸續加入聯署。

有人說今日的民主派碎片化,民主派議員之間或許有政治理念、路線上的差異,但當我們所相信的制度受到攻擊,我們不會理會聯署信由哪人哪黨草擬,只要是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便say yes——而且是一齊say yes。我一直相信,民主派沒有不合作的本錢。李斯特城這種小球會,唯有團結,唯有齊心,才有可能擊倒曼城曼聯車路士。由新東「一齊贏先係贏」的選舉操作,到其後的兩次聯署,以至一同跟進早前的廉署風波,民主派合作的曙光,我看到了。

我說了三次,都是說「民主派」,不過近年流行的說法則是「非建制派」。這個名字,正如余若薇所形容:不倫不類。近日開始有人討論「我們應該叫什麼派?」

改革派?抗命派?民主自決派?抑或繼續叫民主派,還是更直接的反對派?叫什麼名稱,我們需要更多的智慧。新東選舉配票的經驗證明民間智慧勝於一切,在改名問題上,如果你有更好的建議,請直接向我們提出。

原文載於2016925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