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死人錢

毛記賣廣告,絕到冇朋友。林海峰嗌咪,唱懷舊老歌:「……仍然祝福,祝福這段選戰。食住花生,花生永食不厭。」對,這選戰,你我冇份投票,只有份食花生。而今次,花生脆卜卜,食極唔厭,長食長有。

曾胡林葉,各有戲碼。林鄭化身阿爺放出嚟嘅惡狗,John曾被美化為貼地親民嘅underdog,胡官做了可愛的金毛尋回犬,葉劉好多牢騷似隻苦情貴婦狗。歷屆選戰,最有娛樂性係今次,最令人無奈亦係呢一次。中央流言滿天,未選已經話唔任命,牛鬼蛇神招搖過市。所謂漸進式民主選舉,其實與死魚、鹹魚無乜分別。

毛記好醒,想市民所想,悲市民所悲,樂市民所樂。除了苦中作樂,睇戲食花生,又有乜好做。林海峰唱到好high,大嗌:「我要專心,聽陶傑抽水——!」此時才子入鏡,傾情抽水,手握紳士牌花生,唱:「花生中其實紳士最脆!」原來班友仔賣花生廣告。而網民甘心樂意睇片,唔會好似平日飛廣告咁,食指有如痙攣發作急急click走佢。睇完才子陶傑,仲有另一個才子王宗堯出賣,更加肉緊嗌咪,爆肺大叫:「花生之王,是我!」無厘頭懷舊港片feel,才子拋個身出嚟,黐孖筋、打孖上,嬉笑怒罵。有錢點解唔搵。

論政名家之所謂,香港政制的深層次矛盾,死結打不開,一池死水,竟然激起口水多過浪花!你一言我一語,大家在死局中自娛。林海峰、陶傑、王宗堯,加一個毛記小生,三個半才子,齊齊出賣色相,自娛娛賓,又有廣告費落袋,何樂不為?而奇怪的是,政局是死局,但市民唔介意毛記搵死人錢。傳說中,戰亂之地,笑片特多。原來,亂世搞gag,真係有市場。

文:馬傑偉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