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底和跪低

只能再一次感歎廣東話的傳神。摸底作為一種諮詢,其見不得光和私了的性質,藉一個「摸」字表露無遺,動作輕輕卻充滿試探意味,覆蓋範圍既廣又深,策略交鋒後,摸和被摸的雙方,最終探尋出那道無形的底線。底線劃好了,再拿出一個可以公諸於世的方案,換個動詞,名曰協商、商議,叫什麼都好,反正都在底線之上。

像摸底這樣的作為,按理古今中外都不缺例子,但政府官員親口說出這詞,順勢指出沒有會議紀錄,彷彿那是天經地義的事,聽在執著於咬文嚼字的人的耳裡,真是無比的奇怪。摸底喎,為什麼不說「非正式諮詢」呢?當然意思沒差,但說出與身分如此不相稱的話,要不是自信太滿滿,就是對文字敏感度太低,又或者,徹頭徹尾不在乎別人的觀感了。

然後,行政會議召集人補充說,政府不會因此而「跪低」,驟聽又是一下失笑。多得你這麼一提,本來還以為那是一種利益輸送或私相授受,至少雙方各有利弊,原來不然,對手能耐居然這麼巨大,根本不存在互惠,作為政府,能夠站直已經是功德,絕對沒有跪低,其他無份摸底的市民,感恩還來不及呢。

近來都在告誡自己,看新聞時要學着處變不驚,不要動不動便生氣,但聽到這些官話,內心很難不起波瀾。你看,連鄉紳都知道勾結和合作的分別,為官的何以這麼誠實?有時我真的擔心,有一天,我會懷念起官們還會耍語言偽術的日子。想到那種淪落,又有誰不哽咽呢?

原文載於2016年9月25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