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權利受損是杞人憂天

朋友在某大私人屋苑當保安主任,遭到住客投訴,為什麼沒有按合約派遣有官階的保安站崗,按道理有權投訴,但有沒有官階的保安站崗真的有影響嗎?更刁鑽的住客投訴樓上住客冷氣機滴水,保安按規定給滴水住客發警告信,要求在期間內修理冷氣機,但在期限還沒有到以前,樓下住客不斷投訴,還4次報警,警察也只能按章處理。這樣有沒有濫用警力呢?

住客有權利,而且遇到權利受到損害,當然可以投訴,但處理投訴是有成本的,而且最後要由每一個住客分擔可能由此而增加的成本。如果權利受到輕微侵害但並沒有帶來嚴重後果,是否動輒都要以投訴處理,值得商榷。更加關鍵的是,權利被侵害是否一個結構性的趨勢,即是說是否預見到由於不投訴而會帶來無可挽回的後果,以及權利將會不斷被侵害?

香港目前的情况是,公民意識十分高漲,大家都十分在意保護自身權利,本來無可厚非,但是否有反應過激之嫌?值得商榷的是,不少人是否會過分憂慮權利將會被不斷蠶食?其實,香港有完整的法律保護公民的權利,法律還保障了每一個程序都會被嚴格執行,看不到有任何迹象公民權利受到威脅。然而,有政客在蠱惑人心,製造一些無名的恐懼,說中央和特區政府在違反《基本法》、違反法紀、違反程序,從而挑動一些人要高調站起來捍衛權利,甚至採取激烈的手段去維護權利,雖然不能說他們是驚弓之鳥,但起碼可以說是杞人憂天。

香港在經濟轉型沒有摸索出新的出路,政治改革沒有找到全體共識,於是不斷自己製造敵人來恫嚇自己,實在可以說是夜行人怕鬼,自己嚇自己。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