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的底線誰來管?

如果說11月發生兩件大事情,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勝出、全國人大釋法游蕙禎、梁頌恆喪失議員資格。這有點抬舉了游梁兩人,但他們與特朗普確實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說他們3人都衝破了一個底線,但弔詭的是特朗普在美國能夠當選,而游梁則被法庭宣告喪失議員資格。

特朗普創下多項紀錄,可以用粗言穢語甚至指名道姓傷害別人,包括女性和少數族裔,販賣仇恨、縱容族群關係撕裂,將複雜問題簡單化,將長期問題訴諸於迫在眉睫解決。如果說這些都是選舉策略,這可是選民投票表示可以接受的做法。

香港的港獨青年,在競選過程中的激烈表現、在履行當選議員的法律程序時,做法跟特朗普是東施效顰、一再衝破底線。結果是政府要提出司法覆核、中央要採取釋法,最後由法院來定奪。

上述兩種做法之外,看看加拿大議會。早前一名議員在會議上發言時用了「放屁」一詞,結果引起軒然大波。究竟在議會這個莊嚴的地方,「議會語言」的底線是什麼,在議會內以及社會上引起激烈的辯論,目前還沒有結論,但反對粗鄙語言的輿論十分強大。

政客不再遵守底線,美國用選票來決定接受的新標準、加拿大以自律決定是否維持原有底線。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爾特曾經向上帝發誓不再講髒話,有誰會相信嗎?香港的宗教意識不強,但選票與自律兩種辦法都有嘗試過,黃宏發認為「臭罌出臭草」並非「議會語言」而驅逐議員,後來的立法會主席一再放寬底線。

游梁兩人所突破的底線比粗鄙語言嚴重得多,而且涉及法律問題,由法院以至人大常委會來決定,無可非議。衝破底線的盒子已經打開,今後更多的底線如何守住,是更大的難題。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

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