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漠視家長需要 貶低「長全日」功能

作者:傳祥逸(「長全日家長」)

在政府一再表態只資助3小時幼兒教育時,我等使用長全日幼兒教育服務的家長,由自憐變成憤怒!

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指「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認為政府只應資助直接與學生學習及營辦學校有關的基本開支」,簡而言之使用全日制服務的家長需自行負擔每天3小時「教育」以外的服務費用,那豈不是免費不成反有可能加價,這說法顯示政府不願對幼兒教育作出合理承擔、強將幼兒教育的「教育」與「照顧」雙重功能切割,完全漠視我等家長需要。

年輕夫婦組織的是核心家庭,他們本身欠缺育兒知識和經驗,為幼兒安排入讀「長全日」學校有其實際需要;面對住屋昂貴,生活水平高漲,育兒、供養父母的沉重生活擔子,雙職父母如月入3萬多元已超出學費資助審查限額,不能獲得任何減免,他們還要儲蓄交稅,看似不窮,實質生活捉襟見肘,倘夫婦只一人出外工作以符合學費資助資格,家庭經濟狀况又沒機會向上流,政府真的希望新一代家庭的經濟、生活質素長時間維持這般的一個低水平?

由是觀之,政府經常發表要盡力釋放婦女勞動力、支持年輕家庭、鼓勵生育等言論,實在言不由衷。何以「長全日」幼兒服務是可有可無的「額外服務」而不應資助?政府對「長全日」服務的意義和價值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尊重和肯定?更重要的是,他們了解年輕人以及中下階層普羅家長對「長全日」服務的需要嗎?

本年度庫房「大水浸」,盈餘達638億元,較去年預算多出6倍。以香港具備的優厚條件及資源,絕對足夠為社會的未來發展投放更多資源。全面資助幼兒教育是社會對未來人力及人才發展的投資,並為雙職及弱勢家庭提供有力支援,政府倘願發揮主導角色,讓家長根據自身及兒童成長需要自由選讀半日制或全日制幼兒學校,同時修正長期以巿場導向而出現良莠不齊的幼兒教育體系,定能確立幼兒教育的專業發展、保障幼兒能接受優質教育,為後繼學習和終身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