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犧牲鉛水苦主 官員不用問責

鉛水事件是香港水務工程和公共衛生的醜聞。鉛水超標不是單一現象,既存在於公屋,也見於私樓,其後蔓延到醫院、學校以至幼稚園,這是建築工程結構性失陷。最初政府想撇清責任,意圖將鉛水的責任完全推在一名持牌水喉匠身上,當然,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當鉛水涉及的範圍愈來愈廣時,紙包不住火,事件最終暴露了政府監控食水安全和建造工程的品質監控千瘡百孔,監督的官員疏忽職守,提供公共服務的能力之低,令人難以置信。

鉛水事件爆發後,政府先後成立三個委員會,規格一個比一個高,但他們追查到什麼呢?

水務署的調查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於上月25日公佈初步調查結果,顯示啟晴邨和葵聯邨第二期食水含鉛量超標是因為錫焊接物料含鉛。

10月6日,房委會的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發表中期報告,同樣將問題鎖定於焊接物料上,並指出總承建商、水喉分判商和房屋署都對銲料含鉛的認知不足。

公眾期望政府查出食水含鉛超標的原因和責任,然而兩個委員會均將鉛水超標的焦點放在銲錫含鉛上,只追查鉛水的來源,卻沒有調查鉛水出現的原因,做法不對焦且誤導公眾。

至於按《調查委員會條例》而成立的委員會,其職權範圍亦只是確立公共租住房屋項目食水含鉛超標的成因、檢討和評定食水現行規管及監察制度是否適當,以及就食水安全提出建議,並不包括追查責任問題。

政府犧牲鉛水苦主

反對追究責任問題的人通常會說:我們要往前看,現在最重要的是處理有問題的鉛水屋邨,跟進血鉛超標人士的健康問題,和改善整個制度。這些跟進工作固然重要,但不等於要將責任問題放在一邊。當我們不追究責任的時候,等同放棄為飲了幾年鉛水的居民伸張公義,等同放棄為血鉛超標的兒童和婦女出頭,等同為失職的官員開脫責任,等同放生各個建築承建商!

泛民議員動議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食水含鉛事件,目的是要找出真相,彰顯公義,為鉛水苦主尋回公道。而當中必須釐清兩點責任問題,第一,是承建商的責任;第二,是官員的責任。

承建商的責任

在承建商的責任上,我們見到行業內普遍違規使用含鉛的焊接料,而房委會的報告說,他們對有關焊接料的認知不足。認知不足其實不能作為藉口。房委會中期報告第7段說明:「委員備悉,所有銅喉、部件及焊接物料均受到房委會合約訂明的英國標準所規管,而有關英國標準亦訂明所容許的含鉛量上限。」 既然有標準可循,有合約可依,為何承建商可以提供不合標準的含鉛焊接料,或容許水喉工人使用違規物料而不予監察和制止?總承建商作為與房委會簽約的一方,須向房委會負責,進行持續的監管工作,並清楚知道房委會的規格中要求接駁銅喉的焊料不可含鉛,但他們沒有對所使用的焊料多加留意,亦從來沒有落實適當的保障措施,確保地盤上所使用的焊料等同獲批淮使用的樣本。承建商沒有落實保障措施,房委會為何不去追究這個責任?

官員的責任

2006年,特區政府增加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時,曾發表《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諮詢文件》,當中第1.16(a) 段表明:「在香港開放及透明的社會環境下,主要官員是應當承擔責任的。」 而到了3.14段更加表明:「(政治任命)官員甚至要在制訂或執行政策方面出現嚴重失誤或個人操守出現嚴重問題時下台。」

在鉛水事件上,我們很明顯看見制定政策有問題,執行政策亦有疏漏。然而,上周內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鉛水事件,林鄭月娥司長卻表示:「與同事研究三個月後,看不到有同事在執行當時的法例時有失責,要負上個人責任。」

如果司長堅定地認為沒有一個官員需要負上責任,那就應該支持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堂堂正正接受議會的調查,待委員會作出結論,還官員們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