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氛圍下香港歷史教育的處境:從DSE試題說起

「請問三位,你們認為在中小學教授香港、中國和世界歷史,是否同等重要?我們在教育下一代時,是否應該同時培養學生的本土、國民和世界公民的身分?」這道題目,原本是我在特首選舉論壇上希望向幾位候選人提出的。

日前揭盅的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引起市民,尤其是網民的廣泛討論。筆者當天先後接受新媒體、傳統報章以及網上電台共5個訪問,發現傳媒朋友大多關心個別試題是否抵觸了政治禁忌或底線。網上氣氛更加熱烈,社交平台上的一張試題截圖,竟然引來超過3,000個「分享」。有人為擬訂試題的考評局感到憂心,表示他們日後將受到政治審查,甚至「清算」;另一邊廂,有建制媒體訪問資深教師,借此提出題目難度屬大學程度,暗示對考生帶來不公;亦有自稱來自「愛國學校」的教師,在報章表示「希望各位不要再抱有狹隘的思維,認為愛國學校老師就會歪曲中國歷史。」的言論以作回應。在當今香港的政治氛圍下,以上情況實在不令人意外。然而,筆者期望從歷史角度出發,進一步審視這現象,並討論這事件為社會帶來甚麼啟示。

應屆歷史科有關「中國共產黨指導原則」的試題有政治含義嗎?

現時高中歷史科的課程共分為三大部份,其中一部分為:主題甲「二十世紀亞洲的現代化與蛻變」,在此主題下有一課題名為:「中國的現代化與蛻變」,範圍由晚清改革、辛亥革命開始,一直到中共掌權後至改革開放時期,基本上包括整個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筆者整理歷屆文憑試試題,編訂成下表(表1),其中可見一些坊間所謂政治敏感的課題,自第一屆以來已有出現,包括討論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三民主義思想、人民公社、暴力革命、紅衛兵,以至今年論及的中共指導原則。因此,從事實可見,歷史科的專業自主,並沒有因任何政治干預而出現「巨變」,其擬訂題目的原則基本上是前後一致的。作為歷史教師,必須強調學習歷史必然與了解及探究過去時代的政治有關,但絕不容許以政治灌輸凌駕歷史專業。

「歷史教育」可以有怎樣不同的面向?

筆者發現有些言論,認為歷史科試題做到「借古鑑今」,是勇氣的表現。然而,當人們討論中國歷史科和歷史科時,一般都不了解兩門學科在宗旨上已有不同側重點。筆者參考官方課程文件,將內容精簡至下表(表2)。第一,事實上中史科明顯重視「以古鑑今」的價值,其中涉及傳統文史教育下,以歷史為道德品格教育的特質;但事實上,研讀歷史的目的不一定只有這一面向。太史公司馬遷曾言:「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其中意思包括了解過去和現在之間的變化,但沒有表示過去必定能夠「套用」於現在,即是將今天的現狀與過去作簡單類比。歷史事件的發生有其特定時空的條件,不能隨意抽離時代情境作當下的詮釋,因此強調「公正持平、設身處地」的態度去教授歷史,可謂是較「借古鑑今」更為根本的原則。第二,中史科強調培育對國家的責任感和對民族的認同感,而歷史科則強調國民意識和全球公民意識並重。筆者同意以上宗旨,但卻對歷史教育作為「愛國教育」持很大的懷疑和保留態度。這是因為若「愛國」成為一門學科(甚至一所學校)的最高指導原則,從教育本質而言,實在是「反教育」的所為。「『愛』不是盲目被動的,愛需要理由。愛是一種積極主動的認同。」若歷史教育的內容連反省國家過去都被視為「敏感」,則這只可能是一種灌輸。歷史教育不僅要讓學生明白「甚麼」(what),也要理解「如何」(how),在重視史實的同時,掌握歷史思維的方法,及培養出歷史意識,都是歷史教育的核心精神。

「歷史政治化」有多危險?香港的歷史教育面對甚麼處境?

意識形態與社會情勢永遠是影響歷史教育的兩大因素。香港由英國殖民地轉而作為中國治下的特區,便注定會有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在社會撕裂的狀態下,「政治正確」成為雙方的共同詞彙,而歷史教育則成為話語權的爭奪場域。近年一些人士持續發聲,營造出中國歷史科應列為獨立必修的輿論壓力,使有關討論成為了各特首參選人的教育政綱中,難以迴避的命題。然而,歷史科的角色則彷彿被置若罔聞。同時,政府撥款資助特定模式的國情教育,大力推動《基本法》教育,早已是過去幾年的常態。筆者憂慮的正是歷史教育的自主空間日漸被侵蝕,而在政治力量影響下的歷史教育,無法還它一個本來面目。學校所教授的歷史是「誰」的歷史?礙於篇幅,筆者未能作詳細回答。但是,香港的歷史教育面對的困境,恐怕比上述問題同樣迫切。從下表(表3)可見,高中學制下報考中史或歷史的人數,佔總體考生百分比只剩約10%。我們可以想像社會上在10個市民中,只有1人對香港、中國及世界歷史有基本概括的認識嗎?

結語

2012年,現任特首在他上台前後引發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爭議,以政府撤回方案收場。這一結果在當時被視為公民社會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一場勝利。然而,在反抗過後,到底香港人又有沒有重建,或維繫具本土特色的身分認同和推動「香港人」的公民教育?到了2017年的今天,敢問香港社會的大眾,對歷史(不論是香港本土、中國、世界歷史)的認知和重視程度有多少提升?筆者認為,此刻在歷史科試題成為網上熱話的同時,香港人更應反思歷史教育作為公民教育的位置,肯定歷史教育的意義,真正還它一個專業自主的空間。這樣,在風暴來臨前夕,香港人才有能力繼續守護自身的核心價值。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作者是中學歷史科教師、教育界選委)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4月23日),此版本為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