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選之後如何走?

輿論總會有點跟紅頂白。一場美國總統大選,把特朗普變為世界評論及報道的寵兒。共和黨繼續全面掌控參眾兩院,其主流派跟特朗普團隊能否磨合,亦備受關注。另一邊廂,美國民主黨在敗陣之後,似乎即將要迎來一場黨內矛盾的大爆發,其議會領袖佩洛西被質疑領導無方,要為民主黨的慘敗負責;而前民主黨總統選舉參選人桑德斯,則呼籲黨要深切反省,以及作出一個重大決定:是否要站在勞動基層的一方?

的確,美國民主黨是敗了,而且不止輸了白宮。按《華爾街日報》於11月21日的深入報道,原本靠基層工會起家的民主黨,自克林頓年代起便漸漸被沒有大學資歷的中低學歷白人選民所揚棄。據票站調查顯示,在本月美國總統大選時,只有不足三成的中低學歷白人投票予希拉里,但卻有67%的人投給特朗普。票站調查亦發現,有四成三擁有工會背景的選民票投特朗普。

應否按桑德斯政綱重新定位?

除了輸掉白人工人階層的支持外,美國民主黨亦於參眾兩院以至是地方議會節節敗退。奧巴馬上任總統時,民主黨控制着眾議院。不過由他上任至今,民主黨一共失去了63個眾議院議席,以及10個參議院議席,淪為參眾兩院的少數派。此外在2010年以前,有54.5%的地方議員是民主黨人,但如今亦下降至43%。在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後,由民主黨完全掌控地方州政府及議會的「藍色州份」,已退縮至西岸臨海的3個大州份,以及東岸的3顆小藍點。相反,由共和黨完全掌控地方州政府及議會的「紅色州份」,則延綿於美國版圖大部分的內陸地區及南部海岸。

此情此景,跟如今惜別奧巴馬的輿論,是何等強烈的對比。奧巴馬的民望於離任之際重拾升勢,但其所領導的民主黨,卻正面臨近年來最嚴峻的政治困局。徹底失去了華府及國會山莊的控制權,又在地方州份大勢已去的民主黨,要何去何從?民主黨應否按桑德斯——按這名於民主黨總統初選時敗給希拉里的候選人的政綱,把民主黨重新定位為貼近勞工階層和工會、爭取基層權益的政黨?不過黨內主張中間路線的人則擔心,「桑德斯路線」會嚇怕一些取態較保守、不認同「大政府、大工會」主張的美國「打工仔」。如何讓投票給特朗普的美國白人基層民眾回心轉意之餘,又要避免以民粹及反移民的大旗作口號,是民主黨的一大難題。

或要面對一段長時間艱難日子

敗選,或會讓政黨從此走下坡,但亦可能促使變革。英國自1980年代至1990年代後期,是保守黨長期執政的年代,工黨日日捱打,直至貝理雅出現,扭轉了傳統工黨的政治理念及政綱,結果一舉奪回執政地位。如今美國的民主黨在經歷過奧巴馬執政的8年時光後,亦可能要面對一段長時間的艱難日子。且看他們能否化危為機、變革求新。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