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職業病

職業病,不是指教師在工作上令聲帶受損,或因站立而導致的脊骨問題,而是因不斷重複某些行為而變成改不了的習慣,也是一種病態。

 最常發生的,是停不了的說話。

很多教師最常用的教學方法是努力講解,也就有傾向不斷說話,尤其是當學生眼神流露困惑不解之時,更會加強語氣,再說一遍、兩遍、三遍。

觀課所見,有些教師對所教的知識內容滾瓜爛熟,不理解學生為什麼不明白,也沒理解學習上的難處,包括學生的特性及水平,以至內容上的難點,也就不慣於用更多的例子,更豐富的教材,更多樣化的習作,以輔助講解,且時間不足,亦「應」一聽就明。

很多時亦有用提問以助師生互動,不過可能因提問的技巧和層次出問題,或學生的學習習慣及常規未好好建立,常出現沒答、不懂答的停頓,又因時間不足,沒耐性調整提問,換另一個問法,也就只好自問自答,乾脆不停說話,就算教了。

 失去耐性、重複講解、不斷說話,就是病徵,在課堂以外的會議,生活也出現病徵,就成為職業病了。

國內流行的自主學習,規定還課堂給孩子,一堂四十五分鐘的課,教師只能點撥講解十分鐘,是一劑特效藥,但是否過重,及對學習是否有效,就要研究和驗證。

我的工作是提供專業支援,助學校改進及教學改善,同事也說我患上職業病,是不斷問行動有沒有焦點,能否對準目標?如何知道有效?付出的努力是否值得?能否優化深化持續?教師能量有否提升?

愈來愈不懂得讚賞和欣賞。

[趙志成]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