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是否公平

每年放榜,傳媒總喜歡找一些處境特別的狀元,追訪他們的奮鬥故事,劏房狀元是其中一種。想像一個綜援學生,住在板間房,每天坐在上格床,盤腿靠在床尾的木板上溫習,平時還要兼職,最後竟拿得優異成績,多麼令人鼓舞。

社會流動,是香港發展的動力,不問出身,只問能力,是很多成功人士走過的路。以前的香港,一窮二白的人居多,出身寒門走進大學,比比皆是。

今天是否仍然如此?《香港01》報道,8間大學裡,經入息審查得助學金的學生比例,比10年前下跌。大學排名愈高,拿助學金的人數愈少。以港大為例,10名學生裡,去年只有1.5人拿助學金,10年前是2.7人。即是說,大學裡貧窮學生的比例,比10年前少了。

當然,窮學生入大學,仍是有的,但按數據理解,大學裡清貧學生在比例上確是減少了。這令人想到,教育制度對對基層市民,是否公平。

上一代說,我們那時誰不是白手興家?但社會結構不同了,教育制度也不同了。傳統名校轉直資、中小學課程愈來愈深,均對基層學生不公平。一個小孩子,只靠政府提供的教育,沒有家長投放的額外資源,能否與社經地位較高的同輩,在教育路上公平競賽?

說要贏在起跑線上,很多人未必同意。沒錢買課外書,可到圖書館借;媽媽不懂讀英文故事,可借附有CD的英文書,一樣能學英文。運動、領導才能有老師發掘,上體育堂、做風紀不用花錢。

有一點比較關鍵,是父母陪伴子女的時間。基層工人工時極長,動輒十多小時,根本無暇看顧子女,就是有圖書館,也要家長帶子女去才行。

原文載於2016930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