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行政失當 10年後累老師忽然一身債

2013年,教協會及葉建源議員辦事處接獲學校及教師求助,表示教育局通知他們數年前「出錯糧」,他們需要償還獲多付薪金。

2015年,問題再次爆發。教協會近日向學校進行調查,約40間學校表示獲告知有教職員曾獲發的署任津貼/薪金出現問題,涉及逾80名教職員,合共金額超過370萬元,而大部分個案與教育局濫追署任津貼有關。

追查原因,是在過去10多年來,教育局皆沒有仔細審核學校的申請便發放署任津貼。學校安排教師署任(acting)較高職級後,向教育局申請發放署任津貼(acting allowance),教育局照發無虞,獲安排署任的教師順理成章在原來的工作上被加派較高職級相應的職務。直至2013年4月19日引入新的電腦系統,教育局才發現有問題,結果教師多年後方知其多年額外工作原來沒有獲得相應回報。

教育局曾同意署任 如今卻賴帳

今次受影響的大部分都是資助中學教師,他們均是署任助理教席(AM)或高級助理教席(SAM)。按教育局規定,資助中學教師如要擢升為助理教席或高級助理教席,都需要先符合教育局規定的晉升條件,如有足夠的年資及完成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指定的訓練課程,且晉升後,教師的薪級亦有所提升。不過,《資助則例》沒有如其他職級般註明署任這類職級可否獲署任津貼。這很容易令學校以為有關教席如其他晉升職級一樣,可安排教師署任並向教育局申請署任津貼,不少學校因而墮入陷阱。如教育局能及早澄清署任津貼的安排,如此混亂完全可以避免。

教局失職 教師「揹鑊」

前線教師是今次事件最無辜受害者。教師署任較高職位,承擔責任更重,以至更多工作,得到較高的報酬天經地義。教育局卻置身事外,一聲說當年錯批津貼,現在學校及教師要負起責任。教育局曾於2013年11月20日的「政策正面睇」指出,「無論其原因或年期的長短,當學校的薪金評估有誤,本局必須要求學校更正和跟進,以確保公帑運用得宜」,如局方真要為善用公帑把關,為何在10年後才發現問題,卻沒有在收到學校的申請表時作出審核?

教協會已去信申訴專員公署,公署表示會調查。此外,教協會將舉行座談會,了解受影響的學校及教師的困難,共商對策。

教育局必須停止卸責,為其嚴重行政失當致歉。教協會要求教育局需立即與受影響學校及教師商討妥善解決此事,不應要求無辜的前線教師退還署任津貼。教協會呼籲受影響教師及學校現階段切勿簽署同意書,並盡快聯絡教協會作跟進。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