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關注組:又一次立法會補選,不一樣的關注點 文:徐成亨

2018年3月11日,香港進行因數名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而被取消議員資格所觸發的立法會補選。立法會選舉是不少學校通識課程中的恒常議題,從議會結構到選舉辦法的討論,相信同學在學習過程中已經歷甚多;而在歷屆DSE的考評中,有關香港社會政治參與的題目亦不曾缺席。既然如此,這一次的立法會補選又有什麼通識常說的「關注點」?

取消參選人資格損害基本人權

是次補選中,參選人周庭因其所屬政治聯繫香港眾志以「民主自決」作綱領,並認為香港前途討論應包括獨立和地方自治等選項,被選舉主任指與基本法相違背而取消其參選資格。選舉主任在參選人沒有相關行動或言論,只憑其政治聯繫而剝奪其參選權,牽涉了對基本人權的不合理限制。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應有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而這一權利也被《基本法》確立。事件所損害的,正是香港居民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

國家安全是否為凌駕人權的必然理由?

我們可以從事件中看到「維護國家安全」和「保障個人權利」之間存在很大的張力。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的社會契約論中,認為人生而自由平等,擁有如生存、自由和財產等權利,未經個體同意,沒有組織可強迫人們放棄或離開這種自由狀態。雖然社會契約在現實中並未出現,但我們仍然可從這一設想,推論出國家並非一個自有永有、絕對地凌駕於個體存在的獨立實體。它所存在的正當性,在於得到人民的同意,為了維持社會秩序,以保障個體與不同社群的權利。既然國家存在是為了保障人民自由權利,那麼國家主權如在限制人民某些權利(如選舉權)時,便必須有合理和必要的理由,例如該行為會危及整體人民的自由權利,這裏必須有一些清晰的準則和界線。

限制自由權利  必須有合理和必要的理由

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若要限制言論自由,必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等所必要者為限。先不論選舉主任取消周庭參選資格是否合乎法治的程序,即使周庭確實提倡「民主自決」以及同意「香港前途討論應包括獨立和地方自治等選項」,這些言論是否便抵觸了「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界限而要被禁止?這裏我們不妨參考在國際上具權威性的《約翰內斯堡原則》,政府若要禁止威脅國家安全的言論,便要證明該言論「旨在煽動即時暴力」或「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否則和平行使表達自由的行動,例如「倡議以非暴力手段改變政府政策或更換政府」,便不應該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因此,選舉主任的決定和理據實在值得商榷。

筆者相信,這一次取消參選人資格的事件,並不會是單一事件(2016年立法會選舉亦同樣有參選人因被認為非真誠擁護基本法而被取消資格),從現實政治而言,政府(甚至中央政府)有意把潛在挑戰和質疑體制的異見聲音從不同政治平台中消除,同類事情將會在未來的選舉中繼續發生。選舉的關注點已由公民權利的實踐變成公民權利的威脅。

文:徐成亨@教育工作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