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關注組:要政治素養,不是政治灌輸

圖片來源:法新社

作者: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據報章報道,通識科將會被刪減「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的部份。很多有識之士已指出這是政治施壓,粗暴干預教育自主。另一方面,這樣沒有根據地將社會上人們的追求和對政府的不滿歸咎於通識科,也屬掩耳盜鈴,愚不可及。

然而,香港社會由政治冷感到廣泛的政治參與,不少人仍未能適應。他們會覺得這樣是「紅衞兵」之類的非理性群眾運動,覺得年輕人談政治是將複雜、污穢不堪的東西放在他們康莊的大道前。他們甚至會覺得他們定必受人操弄、愚弄,成為政客棋子,或受人政治灌輸。這是可以理解的,在極權社會裏正正是這種情況。但是,他們於是抗拒下一代接受任何有關政治的教育,卻是飲鴆止渴,助長極權。

打個比喻,傳媒是既危險卻又珍貴的東西,一方面她能操控我們思想,將我們變成消費動物或娛樂至死,但是它能啓明我們,讓我們認知事實,辨別是非。關鍵在於,我們的傳媒生態如何,也在於資訊接收者的能力,我們稱這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在這方面,不少學校都花了很多心思去提升學生辨正媒體傳達的訊息,效果顯著。同理,政治也是如此,既可以漆黑一片但也可以一片光明。這取決於政治生態,取決於政府,更取決於有沒有審思明辨的公民。我們也可以將參與政治事務、理解政治事件的能力稱為政治素養(political literacy)。有政治素養的人,應能明白重要的政治概念,包括民主、正義、法治、權利和義務等。他們知道政治制度如何運作,知道它們的缺陷和優點——但並不止於此。他們願意用自己的智慧和心力,去讓這些制度變得更好,因為他們有政治理想,而不只把政治視為私利場、鬥獸場。他們會關注自己的社群,有情、有智。

我們希望下一代有的,就是這種政治素養,而不是一言堂的政治灌輸。通識教育不就正是做這工作嗎?讓年輕一代認識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也讓他們探究不同政治參與的代價和成效。最終,也是為了他們有能力去在將來回應社會問題,讓香港變得更好。今天,有人要干預通識,說「青年的基本法教育不足」,不是更值得我們恐懼的「政治灌輸」嗎?能弄清自己應該恐懼什麼,也是一種理性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