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餅大狀與汪精衛

新界東補選,大狀四眼仔叫苦連天,哭得一泡眼淚一泡鼻涕,頻呼腹背受敵,勝敗難定,後天打開票箱始見分明,一旦輸了,據說立法會將全面失守,尤其議事規則或遭修訂,泛民勢力再難拉布云云。

確是一場激烈的戰爭,而若輸了,激烈更變慘烈,失敗的不止是大狀四眼仔而更是泛民的全盤力量;所以,這場並非個人之戰而是總體之戰,寸土必爭,退一步無死所,這位年輕小伙子的肩上承擔着千斤重任。

所以我忍不住八卦,大狀四眼仔及其黨內外同志於苦戰之中,可曾抱怨過:此水本自清,是誰使混濁?到底是誰把泛民勢力推到這麼悲情的選戰境地?如果去年不是有人突然莫名其妙地辭任議員,泛力勢力何至於入此險境?

而新界東的泛民支持者又會否暗罵一聲,如果去年不是有人突然背負選舉承諾,如果去年不是有人突然「阿茂整餅」地臨尾離場,又怎會把選民推向苦思投票的懊惱境地?

這位整餅大狀,其實數年以來已在一直整餅,對於政制改革的方向與策略,一時說左,一時道右;一時前進,一時保守,彷彿企圖大小通吃,左右逢源,甚至對於是否退黨,亦一時說要,一時說不,琵琶猶抱半掩面,對其黨以至整個泛民陣營的未來佈局構成了不大不小、可大可小的策略困擾。正是這樣的大狀,如此的整餅,經歷一番拖拉折騰,終於劈炮,終於把大狀四眼仔及其同志推進了苦戰深淵。這樣的整餅大狀,今天還有面目站出來呼籲他的昔日選民「過票」給他的四眼徒弟嗎?要呼籲,亦只能由別人呼籲,他可不配。

整餅大狀據說以汪精衛為精神偶像,曾經多番撰文推崇汪精衛的愛國情操。整餅大狀與汪精衛之間,確有相似,但不一定是愛國情操,而是混亂的判斷和脫逃的習慣。汪精衛一生,敢作敢為,少年時代曾經謀刺清族親王,其後跟隨孫中山追求革命,皆屬可敬,但他遇上剋星蔣介石,鬥不過這個武夫,而每回相鬥,稍遇困阻,即喜「出國治病」或「放洋考察」,以劈炮為戰術,先後好幾回,讓當時的戰友頗為瞧不起。

至於最後一次脫逃,先由四川到雲南,再由雲南到越南,終而回國跟日本人合作,誤信可以「救國」,這更是嚴重的判斷失誤,構成了自己的亦是中國的歷史悲劇。

是的,脫逃與誤判,斯人也有斯偶像也,整餅大狀與汪精衛,古今異代不同時,卻都是一對活寶。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6日《明報》副刊

(註: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報稱沒有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獨立的梁思豪、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公民黨楊岳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