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常識

任期只剩不足兩個月的梁特即將退場,以為不會再爆出什麼新鮮熱辣的爭議了,又猜錯了。如果發火有上限,這五年什麼火都燒光光了,別說評論,連講都費事。多離譜的事,最多半個月已經消化殆盡,我們想問責亦無從,見多了,不麻木才怪。

新添這一宗,有違常情常理,調查方與受調查方如此緊密合作,任誰都會想到公信力頭上去,當事人解畫時,則強調這是在陽光下都可作的事,唔……

先不說這是否見得光的正常公文來往,事情曝光卻明明白白反映了議員需要大大提高他的電腦常識。話說PDF格式面世良久,而Word呢,只要肯多做一兩步剪貼,用原稿示人,要隱去修改痕迹,話都無咁易。說白了並非什麼高深學問,議員都沒有做,要不是他不懂,要不就是他真的不在乎公眾觀感。

文件顯示修改出自哪部電腦,見到CEO-CE等用戶名稱,想到的是這電腦是歷任特首都用的嗎?是否在那個辦公室的電腦,就會自動配給這個戶頭,他們的資訊管理政策是怎樣的呢?檔案如何分類?電郵都送到公家戶口,即是沒有避忌的想法,日後郵件會怎樣處理?美國總統的每一封電郵都要分門別類存檔,香港雖然連檔案法都沒有,東西總要整理一下吧,用的是什麼準則?

其他人在聲討禮樂(再一次)崩壞,我卻更悲觀地想,天啊,數碼年代,數碼足迹是多麼重要的個人資料,如此這般便泄漏了不可告人的操作,反映的問題,還真不止不顧體統,更是資訊科技的常識。

文:陶囍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