斫頭與戴帽

「國立」名號被刪,至今疑雲未清,無人承認責任,社會大眾完全不知道這只是「個別事件」抑或長期政策,遂更感危機處處、陷阱重重。這情况,用內地語言來說便是「連個說法亦沒有」!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是最典型的恐怖施政狀態。

對此事最該公開交代的人當然是康文署的頂爺亦即民政局的阿頭,但阿頭只照稿宣讀了兩分鐘白話,含糊其詞,施展的正是前加拿大國民蘇錦樑所痛恨的所謂泛民的「閃縮」拉布招數。這位常被劉慧卿喚做「哨牙仔」的民政局阿頭許多年前出身於所謂泛民陣營,原來泛民 DNA 尚未根除,如今剛好派上用場,亦是妙事,人世因果際遇之奇,誰都難料。

「國立」此番被刪,康文署施展的是「斫頭法」。其實,要對別人的名號動手腳,自民國以來常有其他慣用法子,譬如說,不去斫頭,反而加建,讓你保留原先名號,但在前面替你加個「偽」字,表明你的名不正言不順。偽政府、偽政權、偽軍隊、偽立法院、偽司法院、偽警察……統統用過,此即所謂「戴帽法」。 所以,康文署如果夠毒,不妨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面前加個「偽」字,那更政治正確,比北京中央尤為立場堅定。

此外,亦可加上「所謂」二字,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變成所謂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或替國立加個引號,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變成「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康文署若敢這樣做,才是有吉士啊。

是次「國立」爭議中的「國」,是「中華民國」,這塊百年招牌其實像一個老舊的酒瓶,不斷被注入半新不舊的怪異酒水。台灣在中華帝國手裡被割給日本,直到一九四五年始由國民黨政權控制統治,「中華民國」的招牌首回被帶到台灣的土地上;萬料不到的是,四年之後連「中華民國」本身亦被局限到台灣了,蔣氏父子的小朝廷直把台北當南京,繼續發其皇帝春夢,但老店招牌多了不同的稱喚,有時候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有時候是「台灣的中華民國」,名號多變,屈辱重重,確令手持「中華民國」護照的兩千七百萬人感到沮喪。

對「中華民國」之號,批評得最痛快的是作家李敖。李敖前陣子曾謂,國民黨堅持高舉中華民國名號,因需證明自己的存在;民進黨不敢放棄中華民國名號,因想借屍還魂;共產黨不承認中華民國名號,卻更不准你改中華民國名號,因怕台獨得逞。

「中華民國」,一中果然各表,各懷鬼胎,華人政治真是一盤詭奇的怪棋。

原文載於2016年3月2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