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土地發展的偽本土轉向

自2012年新界東北發展打開了有關區域融合的土地爭議以來,新界邊陲地帶的發展計劃都出現了一場蔚為奇觀的「本土轉向」——兩個新界主要新發展區的發展策略,都由原來「配合深港兩地社會與經濟融合」的大珠三角定位,改變做要建設「香港人的新市鎮」的發展論述,開始講求以服務地區需要為綱,是為研究本土城市規劃一個不能忽略的有趣現象。

這次土地發展的策略轉向,是否意味着過往被廣為詬病的融合意圖已經消失?新規劃又是否已充分配合了我們具體的城市需要?究竟這是一次民心所向的本土轉向,還是只不過是一種具本土特色的中港融合﹖

策略已修 發展依舊

轉向後的洪水橋新發展區,整套發展佈局已作出變更,定位為服務「區域」:為屯門、元朗、天水圍打造一個「新界的中環」。這與第一期洪水橋的官方文件中,提到「我們同意進一步加強香港和珠江三角洲之間的經濟合作,尤其是快速增長的前海……我們從區域和地方的角度考慮洪水橋新發展區的策略用途」,可見定位已經出現180度的變化。

值得留意的是,策略定位的改動並非小修小補的事,因發展策略如何,空間規劃、土地分配就會如何,理論上整個規劃諮詢過程是要從頭做起的。然而在基本發展內容沒有根本性的變化下,洪水橋的規劃程序卻繼續強行推進,諮詢期現已剩下不足一個月。如果新規劃定位真是關心地區居民需要的話,為何沒有在這些地區舉辦諮詢會,從香港西北居民的角度出發去想像洪水橋的未來規劃,問過他們是否需要這個「新界的中環」﹖似乎發展策略在書面上已修改好了,但實際上卻是發展依舊。

作為一個未來國家新金融中心,我們在深圳前海的展示館內,可以看到完全另一個版本的發展策略。展示館中有個名為「萬千百十」的國家戰略目標,所謂「萬」,就是指要在2020年,吸收至少10萬個香港永久居民到前海地區工作與生活。人從何來?館內亦已將一條連接洪水橋及前海的鐵路專線(作為「深港機場快線」的支線),也列入在展示館內,明顯將洪水橋定位為輸血管的功能,輸送香港專才北上的考慮。出奇地,這是「本土轉向」後的洪水橋發展諮詢再沒有向香港市民提及的情况。那究竟是特區政府已經拒絕了配合這套國家戰略,還是在規劃諮詢文件刻意隱藏、暗渡陳倉?

前海不是這樣說

故此,現時新界土地發展出現了兩個版本的發展邏輯:一方面是來自規劃署「本土轉向」後的服務地區的政策修辭;另一方面則是來自國家戰略規劃的發展想像,配之以不少非官方的建制研究,如有提出洪水橋發展策略應「內引外聯」,內聚香港專才勞動力,方便到前海上班,甚至有建議將洪水橋建造成「前海人的家園」。發展局有責任在諮詢期間,解釋為何新界土地發展「本土轉向」了,卻仍會存有兩種版本,是特區政府沒有好好跟深圳一方交代清楚我們的新發展定位,還是只是掩飾計劃是要香港配合前海發展而放棄自身城市定位的公關修辭。

官方有種說法,會指洪水橋是要借助其連接邊境的「地理優勢」,發展「橋頭經濟」,可製造約15萬個就業機會,因此雖然會提及結連前海一帶,但到最後還是為了地區居民需要的。但事實上,發展局一直沒有交代那15萬個職位是如何估算出來的,與及這些工作是如何配合到地區人士的需要,變相淪為公布發展計劃時的數字遊戲。

「地理優勢」的迷思

回溯到1993年的地域發展策略,當時政府也聲稱天水圍同樣具有「中港邊境經濟活動中的商業及服務中心地位」的地理優勢。最終土地開發了,職位卻沒有因「地理優勢」而跑出來,開發的賺了巨財,悲情的卻悲情下去。事實上,洪水橋的基本定位一開始已是個吸引專才居住的新中產社區,從房屋佈局來看,這裏區內一半房屋用地規劃做私樓,公營房屋方面都是居屋比租住公屋為多,比起長遠房屋策略將未來公私營房屋比例定為「六四比」,明顯是要吸引高學歷專才人士進駐該區,而非為附近地區有需要的居民服務的新市鎮。

究竟洪水橋真的可以解決既有如天水圍等地的就業問題,抑或是成為了供應香港專才給前海的「衛星城市」?這將會是洪水橋規劃討論的關注點,公眾亦可在9月中截止的最後諮詢階段表達意見,不要讓以上有關香港城市角色定位問題蒙混過關。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