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一役的歷史意義

城規會經過兩天閉門會議,通過新界東北兩份分區大綱草圖,最後還待特首與行政會議的批准,便會正式成為既定事實。儘管報章只以極有限篇幅報道,抗爭運動看似亦已無以為繼,但此一香港歷來最大型的城市發展項目,牽動眾多與香港人息息相關的爭議,斷非簡單一句「已考慮整體利益」便能輕輕帶過,實在有更多問題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

一、城規名存實亡:在收到逾5萬份意見書、並經過近5個月的公眾申述環節,民意一面倒反對新界東北規劃,這是黑白分明、路人皆見的事實。但規劃署官員龍小玉卻指出,草圖獲城規會委員全體同意,並且不建議作任何修訂。這充分顯示歷時近一年的審議過程,完全只是一幕幕的「真人騷」,數十名號稱中立的專業人士和學者「跑龍套」,齊齊為不公義、不合理的規劃「擦屁股」。委員連裝模作樣棄權或反對的機會都沒有,城規會根本連橡皮圖章也稱不上。新界東北一役,充分反映香港城規制度早已名存實亡。

二、民主運動失焦:另一邊廂,若從公民社會的角度考量,過去一年新界東北的審議過程,在時間上剛好與佔中運動重疊。除了去年5月,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通過前期工程撥款,一度牽起廣泛的群眾抗議浪潮之外,市民對東北抗爭的投入嚴重不足。似乎大家都押注在戰略性的普選議題上,深感只要政制能夠民主化,才是解決一切社會問題的關鍵,遂對戰術性議題不屑一顧;但一旦真普選的期望全面落空,民主運動便無可避免地失去方向,連帶如東北這類迫在眉睫的重大民生問題,也無人問津,回應乏力。

三、全是騙地謊言:假如要對東北規劃的具體內容作一概括的評價,那就是它根本與解決房屋問題無關!我必須在這裏再鄭重地重申一次,在新界東北612公頃的範圍中,只有約7%用作興建公屋或居屋用途!但直至草圖已獲城規會通過的今天,在官方描述中公私營住宅「約佔一半半」,公營房屋用地面積的數字至今仍是個謎!而客觀的事實卻是,要提供這逾3萬公營單位的用地,只需半個粉嶺高球場的面積便已足夠!至於為何政府要強行動用天文數字公帑收地,並在新界東北開拓近300公頃休憩、綠化和保育地帶,最終誰會在過程中得到最大利益,可把納稅人的血汗金錢袋袋平安,全香港市民當然皆心知肚明。

股樓資產泡沫

四、市場騙不了誰:或許在官方架構失效無能,公民社會軟弱無力之下,我們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所謂自由市場的力量!自3年前梁振英上台以來,一直以「全民搵地」作為民粹號召,無疑謊言說了一萬遍,大家便暫時信以為真,誤以為市場增加供應樓價便會下調。但近期最弔詭的其中一宗新聞,正是近月新盤供應量已回升至歷史高位,但樓價依然屢創新高,然後有專家跳出來指,其實樓價亦不一定與供應掛鈎!因為尚需考慮市場壟斷和宏觀經濟等眾多因素!

眾所周知,現時樓市狂飈全因環球金融失序造成,此乃是來自需求方而非供應方的基本因素,香港若無法就此對症下藥,股樓資產泡沫失控虛高在所難免,它根本並不具備半點可持續性。泡沫在短期內將必爆破,已幾近是市場一致的共識,所謂通過回復供求平衡來調節樓市,屆時又只會變成一大笑話!而梁振英則會繼「八萬五」之後,再一次充當推倒樓市的元兇!香港市民對20多年前的丁蟹記憶猶新,對10多年前的負資產經歷卻忘得一乾二淨!或許只需再等兩三年,回首今天的東北一役,方知這是何等諷刺和荒謬的一個決定!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