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外包制 台灣閱聽人自求多福

台灣的媒體在這幾天又掀起一波大浪,港媒來台創設的《蘋果日報》傳出內部公文,鼓勵旗下記者自行創設個人工作室,再和「蘋果」以合約方式供稿。至此,台媒進到「新聞外包制」時代,一個以點擊率、「置入新聞」、「網紅」與謠言為主流價值的新聞界將正式取代品牌與資訊公信力,閱聽人在此洪潮中只能自求多福。

中華民國與巴拿馬斷交之際,有一則意外插曲外人不太注意:一個以網絡新聞供小道消息的個人記者,在網絡上散發「外交部長李大維已因台巴斷交請辭」。這則網聞讓外交部大費周章發出澄清稿否認,不料幾天後同一則新聞仍在網絡散發流傳。

這名曾在媒體任職的記者筆者多次見過,他以「網絡媒體」自居,穿梭在政府部門中,以散發「內幕」與近乎匿名「黑函」的方式流彈四射,平時引不起太大注意,但在台巴斷交之際,「部長請辭」的消息(或謠言)難免令人矚目。遺憾的是,發布這種並非事實的「新聞」,在制止後仍然故我,竟然是台灣「新聞自由」的一大特色。

民進黨取得執政權過程中,受惠於網絡之處不少。是以蔡英文政府上台以來,總統府對過去不得其門而入的所謂「公民記者」就大開方便之門,在加入記者組織後即登堂入室。任何公民都可以網絡發「新聞」,「記者」也就不存在了。

新聞記者這行江河日下

隨着傳統紙媒的利潤日薄,《蘋果日報》傳出鼓勵旗下記者創個人工作室再和「蘋果」論件計酬,這明示着新聞記者這行的江河日下;伴隨着資訊正確性日受忽視,查證新聞線索更加粗率,新聞公信力低落而更加趨向綜藝化的娛樂素材。國際新聞與國家大事被界定為無味無趣,只是紙媒用以撐持門面、妝扮人老珠黃的一層薄粉。新聞記者的專業也就如笑話一則。

「新聞外包制」必然將「置入新聞」(大陸或稱「軟文」)推向極致;更簡單地說,用新聞版面換錢,這在過去認為不合職業倫理和記者信條的作為,今後不但存在,恐怕將大行其道。隨便舉個例子,所謂「外包記者」姑且不論其劣化勞動條件,採訪的權責與傳媒該如何定位呢?其所發的新聞又算不算是該傳媒編輯室認證的消息?如果記者向受訪者收錢,這又算踰越哪一條紅線呢?

當新聞成為純資本主義商業邏輯的一門生意,作為個別新聞撰發和評論產製者,無力抗衡。這個趨勢說明網絡虛擬世界的新聞規則,與紙版時代大異其趣。筆者認為,如果擋不住,至少要有以下的認識:一、網絡新聞載體的特性不能排斥,只能學會更有趣、更快速、更直接的表述方式;二、影音不能取代文字,但文字的寫法要和紙媒區隔;三、新聞以正確為要,查證仍不可少,網絡流言和新聞的差別要長期不間斷地「教育」新閱聽人。

最後,吾人不能不正視,台灣社會正被大量網絡新聞、「爆料文化」轟炸,導致現實和虛擬愈來愈混淆;大學生為了在網絡上炫耀或抬高點擊率,不惜脫褲「露毛」,又或是某某「狼師」家人遭「網絡肉搜」公審,已是日日發生的真實社會現象。所以新聞人要理清楚,究竟要的是薪水財富、個人品牌公信力、影響力或虛幻的快感。

作者是台灣資深傳媒人

文:王彥晨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