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如何教學生《基本法》?

國家最高領導人遠自北京到來,選在七一林鄭月娥就職特首典禮講話(註1),此時此地此人,習近平的說話就顯得很有象徵意義。身為教師,我尤其關心他對加強《基本法》教育的說法,就是「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他也指出,基本法「規定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和政策」,也以法律方式保障了一國兩制的實踐方針,而且基本法也直接影響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既然基本法如此重要,學生實在沒有理由不好好掌握基本法。以下謹分享我對如何教基本法的3個層次。

層次一:教授基本法的內容

相信沒有教師會把基本法160條文、各附件及文件逐條教授,怎樣也要有文本分析框架。基本法共分成9章,這可以讓學生分析每章的出現順序及條文的分章系統,從而了解條文的重要性和涵意。教學方法則可用填充或多項選擇,使學生牢牢地記着及理解條文的重要內容,而這種做法正是公務員事務局的基本法測試。網上有大量專為此考試而設的練習,還有電子學習軟件,大可配合時下的電子學習模式(註2)。

層次二:學習基本法的初衷

從莊豐源案可以看到,香港法院解釋法律會以法律文本所用的字句,以確定這些字句所表達的立法原意,並非要確定立法者的原意(註3)。但是一國兩制方針作為一個國家重大的政治決策方針,它的緣起是有其獨特的歷史意義,若學生可以學習這個政策方針的歷史意義,應能更立體地掌握一國兩制方針以及基本法的背後含義。

考慮到學生的程度,要了解一國兩制的緣起,我認為《鄧小平文選(卷三)》是上乘的起點教材。事實上,習近平的講話裏也有引用鄧小平的觀點,例如「在中英談判時期,我們旗幟鮮明提出主權問題不容討論」、「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而《鄧小平文選(卷三)》直接談及一國兩制的文章只有數篇,文如其人,文章讀起上來都感到明快,只要和學生閱讀就可了解當初一國兩制的精神。舉例如下:

〈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1982年9月24日)

「關於主權問題,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迴旋餘地。坦率地講,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應該明確肯定:一九九七年中國將收回香港……香港現行的政治、經濟制度,甚至大部分法律都可以保留,當然,有些要加以改革。香港仍將實行資本主義,現行的許多適合的制度要保持。」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1984年6月22、23日)

「香港現行的社會、經濟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國際貿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變……我們對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變,我們說這個話是算數的。」

〈中國是信守諾言的〉(1984年12月19日)

「中國面臨的實際問題就是用什麼方式才能解決香港問題,用什麼方式才能解決台灣問題。只能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和平方式,一種是非和平方式……而採用和平方式解決香港問題,就必須既考慮到香港的實際情况,也考慮到中國的實際情况和英國的實際情况,就是說,我們解決問題的辦法要使三方面都能接受。如果用社會主義來統一,就做不到三方面都接受。勉強接受了,也會造成混亂局面。即使不發生武力衝突,香港也將成為一個蕭條的香港,後遺症很多的香港,不是我們所希望的香港。所以,就香港問題而言,三方面都能接受的只能是『一國兩制』,允許香港繼續實行資本主義,保留自由港和金融中心的地位,除此以外沒有其他辦法。」

現在的學生都是回歸後出生的一群,只要花費一點心力和他們閱讀當初香港銀行界對回歸的憂慮(註4)、上述《鄧小平文選》和草擬基本法的爭議,學生就會稍稍明白中國倡議一國兩制及訂立基本法的緣起。換言之,我認為學生應學習基本法的初衷,才能對現在基本法的落實狀况有所分析。在此基礎上,教師更可和學生分析現在社會情境和當時的異同,來分析基本法的現在及將來的應用。

層次三:從憲政角度分析基本法

若社會沒有秩序,個體則無法體現完整的自尊、性格和發展創意。於是,政府的出現是來自維持社會秩序的要求;然而要防範濫權的可能,就需要制約權力的機制,以確保權力用於對社會有益的事情上和維護人的基本權利(註5)。事實上,上述憲政精神在基本法裏已有相當程度的落實。例如,基本法第三章明文保障了香港人的各項基本權利,政府不能無理及以不合比例程度限制之。關於公權制衡方面,無論特首和行政機關(相關條文舉例:43至48條、59至63條)、立法機關(相關條文舉例:67至73條)及司法機關(相關條文舉例:2、19條,80至91條)都有其組成辦法及特有功能,而三權之間更有條文說明其相互制衡的關係(例如行政機關與立法會之間,相關條文舉例:49至52條,64及76條;司法機關與行政機關之間,相關條文舉例:90條)。

循憲政精神的思考,教師可以與學生探究以下問題,例如基本法如何確立有秩序的社會?如何確立法治?基本法如何限制政府權力?又如何保障公民權利?基本法如何落實民主選舉?在基本法裏三權之間相互制衡的關係是怎麼樣?

盼實行具政治法治元素的公民教育

習近平說要「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只有這樣,『一國兩制』這艘航船才能劈波斬浪、行穩致遠」。身為教育工作者,我十分同意習近平的看法,也誠摯希望教育當局會一改現時只着重個人品德的公民教育(註6),實行具有政治及法治元素的公民教育,使同學真切地認識基本法的內容、初衷及憲政內涵,培育下一代具多角度、獨立思考能力、理性的公民,將香港原來的獨有角色,為推動國家進步而出一分力量。

註1:習近平七一講話全文(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07/01/c_1121247124.htm)

註2:軟件下載連結,

itunes.apple.com/hk/app/xiang-gangcre/id872398371?l=zh&mt=8

註3:戴耀廷,〈中港法律解釋與法治觀念,何以爭拗不斷?〉,2017年5月23日「端傳媒」

註4:鍾士元,《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頁19至21

註5:B.O.Nwabueze(1973). Constitutionalism in the Emergent States.

註6:梁恩榮、盧恩臨,〈下一步,如何走?——回歸及重構公民教育〉,2012年10月19日《明報》

作者是中學教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