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離婚三年了,但當她接受車淑梅《舊日的足跡》訪問時,仍坦言當看見徐克和新歡一起,會有酸溜溜的感覺。一個優雅、幹練、名滿國際影壇的女強人,最後竟然敗在一個無名小卒手上,怎不氣結?

施南生雖年屆六十六,但打扮永遠無懈可擊,一頭亮麗黑髮、化妝豔麗、身披名牌時裝、腳踏高跟鞋,帶着王后君臨天下的氣勢。施南生曾笑言,與生於越南的徐克初相識時,他不修邊幅,像個越南難民,經她「修理」之後,才稍為像樣。

樂樂據說和徐克是先在網上相識,被徐克聘為助手,幾年間便把徐施幾十年關係一朝斬斷。她染一頭白髮,比年紀大三十多年的徐克頭髮更灰,臉上脂粉不施、穿街坊裝和平底鞋,揹着爛鬼布袋。兩人像小情人通街逛、看電影、吃火鍋。徐克有如孫悟空,離開王母娘娘的五指山,又打回原形。

徐克在七八十年代冒起,創意如滔滔江河大海,但時而氾濫失控,施南生像《白蛇傳》中的法海,把水漫金山的徐克壓制在雷峰塔下。徐克和施南生如錢幣的兩面,一放一收,二位一體,成就了「徐克」這塊金漆招牌。吳宇森拍《英雄本色》續集,拍了雙倍菲林又不肯剪掉,和老闆兼老友徐克幾乎反面,是施南生手執計數機,把菲林逐呎逐呎剪走,電影才能上畫。香港有施南生在此,誰敢動徐克一條毛?

在1996年至2004年徐克的低潮期,施南生仍守在徐克身邊。直至十年前徐克北上,以北京為基地,帶來了事業和感情的第二春。在北京,誰管你施南生是誰?但對施南生來說,「徐克」是事業,是愛情,一朝夫妻情絕,但傾注半生心血打的江山,怎能一併割捨?

不捨不捨,新歡看在舊人眼裏,心酸無奈,是人生不美麗的句號。

文:潘麗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