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鄧寇克大行動》無名英雄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開場,德軍「你已被包圍」的傳單從天而降,落在一群年輕英兵身上,幾下槍聲突襲,眾人躲避,英兵Tommy為避槍林,攀越平房圍欄,返回街上,看見同袍,大喊「我是英兵」,他安全跑離佈滿沙包防陣的街道,四周寂然不動,更感不安。他繼續向前找出口,提防突如其來的埋伏,當前保命要緊——畫外音滴嗒滴嗒滴嗒……他凝視灰濛濛的海灘,萬兵排隊等候救援船,景是開揚卻瀰漫着死亡氣息。無聲之際,滴嗒聲顯得更響亮,如心跳也像計時炸彈,那是機芯聲響,是導演路蘭的口袋手表聲,混入Hans Zimmer幽深的配樂,確是神來之筆。

無形的計時聲塑造了驚心的氣氛,滴嗒聲成為電影《鄧寇克大行動》的節奏,它有聲無形,跟隨甚至帶領故事之推進。Hans Zimmer八十年代以電子音樂起家,後來電音潮流大勢已去,於是把電子音樂融會傳統管弦樂,為電影配樂。他用合成器模擬重型機器運行的聲響;小提琴低沉一會,灘上士兵面臨生死未卜,一下一下抨敲着心房,滲出孤獨無奈。

德軍陸空進逼,斯圖卡(Stuka)俯衝轟炸機劃過上空,發出雷鳴巨響,炸彈擊沉救援船,年輕英兵幾經波折游回灘上,呆望着無垠的海,有人走入海,漸漸消失。他要橫渡英吉利海峽,回到英國老家?還是想結束生命?那人那場景,來自老兵親歷其境。他是誰?無人知曉。

戰爭逼出人性最醜惡的一面,現實是殘酷,船在沉,要停止就要減重,誰自願跳船?船艙鴉雀無聲,十多名士兵困在穿孔的船艙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要自願犧牲性命那刻,沒有人敢接受死亡。

戰場上更多無名英雄的故事沒有陳述,十七歲跟隨民船上戰場的少年、步入湧浪而漸漸消失的士兵、迫降海灘的空軍費洛(Tom Hardy演)……費洛最後燒毁自己的戰鬥機,這架被譽為「在海上空發出最美聲音」的飛機,它用上英國人感自豪的馬林引擎。假如戰機落入德軍手上,人類文明的走向大概會改寫。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8日),原文題為〈無名英雄〉,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