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南生圍係一定要保育

退了燒,見陽光大好,於是動身到南生圍跑步,由蠔洲路開始慢跑,由於時間尚早,人不多,在路上分心觀看萬千百態,河道草地天空皆有生命劃過的足迹。踩單車的、跑步的、郊遊的、觀鳥的、攝影的、玩遙控飛機的、一家大細散步的,都在南生圍找回一些生活空間。

沿着南生圍路和錦田河長滿秋茄樹、老鼠簕的位置,褪色的垃圾鋪滿大石和植物隙間,既然這裏稱為濕地,理應受到保護,但似乎沒有任何政府部門處理過這裏的垃圾,任由它們像植物般自生自滅。要撿那些垃圾需要攀過石壆,加上石位較斜,接近河牀,民間自發執垃圾亦有一定難度與危險。

跑到婚紗橋附近的塘壆上小休,遠景盡見雞公嶺和大刀屻一帶山脈,常跟友笑稱為元朗洛磯山脈。近景是蘆葦群、飛翔兩翼拍動像舞者般的白鷺、多種蝴蝶蜻蜓、色彩斑斕的昆蟲、飛如箭速的翠鳥、探頭上水的魚……一個畫面已有萬物可觀賞。在南生圍三小時生活圈,我躺在綠林成蔭的大草地,遊人絡繹不絕,毋須去到山旮旯,就方便來到這片讓人「有番生活質素」的地方。黃錦星說南生圍生態價值排第九,但他好像不知道,南生圍成為元朗地標是存在已久的事,在大眾心目中,南生圍需要保護的價值是排第一。「係咪一定要(保育)南生圍」,我會答,係!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