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閱讀有得揀

有朋友遠離臉書,除了感到那個世界煩厭外,最大原因是資訊太多,而他無可選擇要被迫看。十多年前,他在Xanga寫文,後來寫Wordpress網誌,約八年前轉在臉書開專頁貼文,最近臉書試新做法,把無付費落廣告的專頁內容篩走,令他欲轉移陣地,到Medium做會員,自己文章自己貼之餘,有人按讀文章,便有稿費回賞,獎勵用心撰文、提出原創觀點的作者。

按like不等於利潤直入媒體/作者,反助facebook獲得更高的廣告收入。相比靠點擊與廣告的利潤機制,Medium是另一世界。其頁面設計清晰簡潔,滑鼠往下拉,文章種類多元,分類一目了然,有種豐富而讀不完之感。知識、意見、感受,都於字裏行間交流。付費和免費文章,任君選擇。習慣了免費資訊和創作,Medium或會改變網民閱讀要付費的習慣,少了「雜訊」,聚焦讀高質素的文字作品或議題。

是社交媒體帶來「奉旨」免費閱讀的生態?全球出版業夕陽,但乃有人堅持紙本實體發行。可惜高質素讀物市場也在萎縮,就連大型唱片店書架上再也找不到著名電影雜誌《Sight & Sound》,讀者要轉移網上訂閱或郵購。

如何留住讀者?這是全球出版媒體創作人都在尋找出路的課題。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