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憲本不易 南海仲裁添變數

第廿四屆日本參議院通常選舉結束,修憲勢力得到修憲門檻所需的三分二議席成為國際焦點。那麼,這個結果是否代表國民支持安倍的修憲理念?安倍會否平步青雲,順利修憲?

國民未傾向修憲

首先,自民黨與其他不完全抗拒修憲的政黨達成共識,並非易事。修憲不只指向備受注目的憲法第九條(下作「和平憲法」),還有諸如緊急事態條項、環境權等的討論,而修憲勢力對不同修憲項目的考慮絕非一致【註1】。當然,只就「和平憲法」的態度,各勢力同樣各有見解。現在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就對「和平憲法」態度審慎,是以賴肖爾東亞研究中心主任Kent E. Calder認為,只要兩黨繼續聯合執政,修憲的成功機會不大。另一方面,雖然執政黨在選舉後成為參議院的多數派,但不能按此推斷大部分國民支持修憲。《朝日新聞》的票站調查【註2】就顯示,平均約31%的選民表示最影響投票意向的是經濟與就業政策,反而憲法議題平均只有約13.6%,甚至不及關注社會福利的民眾。另外,《時事通信社》的票站調查中【註3】,贊成修憲的29. 6%較36%的反對者為少,倒是回答「不清楚」的竟有34.4%,可見中間選民的取向將左右安倍就修憲上的輿論壓力,但縱觀現時的民意並未明顯傾側修憲。

要爭取民眾支持修憲,以達成安倍修訂「和平憲法」的最終目標,經濟牌顯得非常重要。安倍經濟學一旦失靈,民眾對執政黨將棄如敝屣。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曾在任內推出三輪量化寬鬆(QE)的Ben Bernanke,在選後與安倍及日央行長黑田東彥會面,預料日本有新一輪的QE及其他經濟刺激方案。然而問題有二。一、安倍經濟學在這幾年未能令經濟有所起色,新方案成效存疑。二、增加消費稅的計劃推遲,捉襟見肘的財政難支撐大規模的刺激方案。雖然舉債集資再用QE壓低融資成本有助處理這個窘況,然而日本上年的負債已是GDP的229.2%,且有上升趨勢,市場恐怕難對日債有足夠信心。《路透社》亦於日前刊登一篇署名評論,指安倍所謂的「大膽的經濟對策」將令日本經濟陷入惡性循環【註4】。安倍經濟學前景不平,就算修憲草案真的能通過參眾兩院,恐怕也會在公投胎死腹中。

再說,美國也沒有大力支持修憲的動機。日本政府一旦決定修憲,用於振興經濟的政治資源將被分薄,而作為美國「重返亞太」的重要盟友,日本經濟衰落就代表其影響力會減弱,這絕非美國所樂見。

南海仲裁的連鎖反應可能刺激日本國民神經

亞太近來另一樁要事自然是南海仲裁案。判決前後,地緣局勢明顯升溫,中國和日菲分別在南海一帶進行實彈軍演和海上訓練,台灣和印尼忽然強硬起來,亦有傳美國或增派艦船和飛機到南海。假若情況惡化,影響到相關海域的航海安全,對依重海上運輸交通線(SLOC)的日本肯定不是好消息。此絕非危言聳聽,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早前已達成共識,在恐佈份子和海盜橫行的西里伯斯海開展聯合監控行動,以確保南海局勢升級時有替代的航海路線。

未來的短期走勢將聚焦於美中的政治角力和菲方以至東盟的立場,不過中國為了轉移視線以紓緩南海的「對中包圍網」也好,為了震懾在判決後態度積極的日本也好,大有加強在東海活動的可能。防衛相中谷元員在判決後就表示,自衛隊將密切監視中國在東海的動向。由於中日在東海一帶早有天然氣田和釣魚臺列嶼(日稱「尖閣諸島」)的爭議,而且地理上較南海更為接近日本國土,中方在其中的軍事活動更容易引起日本國民對國家安全的擔憂。倘若中國在南海和東海頻密活動,即使擦槍走火機會不大,安倍大可掀風播浪,煽動國民的民族意識,指責中國為日本的經濟(影響SLOC的穩定)和安全隱憂甚至威脅,繼而令調整他們對修憲的取態。部分國民今次因擔心修憲會使國家再次陷入戰爭而「含淚投票」,然而中國若在進退之間拿捏不當,難免會令他們改變初衷,以修憲作為自我保護的途徑。

註1:「改憲、緊急事態条項が最多 3党、環境権など重点」,2016年7月10日《朝日新聞》,見網頁: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J765CN0J76UTFK00N.html

註2:「18・19歳の半数、比例区で自公に投票 朝日出口調査」,2016年7月11日《朝日新聞》,見網頁:http://www.asahi.com/articles/photo/AS20160710003217.html

註3:「改憲反対は36%=賛成は3割切る-出口調査」,2016年7月10日《時事通信社》,見網頁:http://www.jiji.com/jc/article?k=2016071000255&g=pol

註4:村田雅志,〈「大胆な経済対策」で日本は悪循環突入か〉,2016年7月13日,見網頁:http://jp.reuters.com/article/column-forexforum-masashi-murata-idJPKCN0ZS0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