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印度合作下的亞洲政經格局

日本與中國在亞洲市場爭奪高鐵合約時,泰國和印尼一仗中國勝了,日本不是味兒,但在印度則由日本勝出。印度選擇日本而捨中國或者是基於技術上考慮也不定,但更重要是因為印度需要找一個長期的政經合作伙伴來抗衡中國,以抵消在一帶一路上中國的主導權。因此日印合作是政經上的戰略部署,對這兩個國家來說是亞洲國家中最需要互相幫忙的伙伴。

這個世紀是亞太世紀相信不少人都會認同,因為亞洲人口、年齡、技術上都是等待開發和有能力開發的地方,西方國家人口老化問題拖慢經濟增長,南美、和非洲的發展又未成形,亞洲正是剛剛好,而且有日本、印度、中國、印尼等人口龐大國家下,當中技術亦俱有一定程度時,亞太世紀是順理成章。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當中目的是讓中國領導亞洲地區以及使中國國家本身的生產剩餘值輸出到海外,以保持該國的經濟發展。不少國家都是見利益開眼時自然是樂意一起搵食,海上絲綢之路,印度洋是扮演重要角色,所以中國在緬甸、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都有很大的投資,主要是基建上合作,以配合一帶一路的策略。但中國與印度合作明顯不多,當中政治和經濟上的角力下,少不免會視為競爭對手。

中印在邊境上多年有爭拗是眾所周知,而在經濟發展上,中印是既敵亦友。印度在基礎建設明顯是落後於中國很多,倘若要找合作國家,在亞洲其實不外只有日本和中國,從正常的策略,日本會是較佳的合作伙伴,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套用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仍然是合理的。

中國與日本關係可謂又愛又恨,中國是日本最大的經濟合作伙伴,已超越美國多時,但是日本現今的政治環境以及未來的經濟策略下,也未必希望過份依靠中國,需要找另一個大國對沖,印度明顯是最適合不過。當中人口龐大有待開發,日本便可以輸出的技術產業以推動日本本身近年積弱的製造業,因此興建高鐵、核能發展,便是當中的最有力証據。近年日本經濟低迷,競爭力大不如前,極需要有新的推動力,中國與日本關係倒退是不爭事實,在改革開放時,昔日中國需要日本借助技術和資金,今天反過來。以前日本設廠在大陸以日本品牌銷售產品,今天中國大陸己「抄成歸來」,以性價比姿態推出產品在國際市場與日本競爭,對日本出口也帶來很大的壓力。所以日本找下一個中國其實也不無道理,印度便是日本的對像。人口龐大、人力資源充足、經濟發展需求高、基礎建設、資源仍有待開發,這些利誘是很自然不過。

所以日本放寬印度國民入境簽証,協助興建高鐵並提供貸款、核能發展、軍事合作等等,可謂全方位合作。

日印關係較少包伏以及在今天的地球村下,要合作出發展是可以很快,兩者可以互補長短,對中國期望建構下的一帶一路會有一點的影響。日印合作會是另一個國際社會上的另一焦點。

但如意算盤當然可以打得很響,條數是否真正落實也未知數,還需要時間去做見証,因為印度這市場和中國大陸一樣,同樣並不是易讀的書,當中貿易保護璧壘嚴重,經濟政策和司法落後,以及政權交替的不穩定因素,都會對兩國發展帶來不少阻力。

在美國眼中,日印合作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兩大國合作是最俱戰略的圍睹中國方法,比起東南亞諸國更甚。亞太地區政治角力的互相制衡、依靠、合作、對抗可謂互相混合起來。國與國之間很多時既敵且友,在亞太地區真正能夠話事是中、日、印、美、俄,五者關係之複雜,可能連領導人都未必看得透,摸得清,所以未來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角力和發展,仍然變多極多,難以估量。

伸延閱讀

日本放寬印度國民入境簽證限制

印度與日本簽高鐵核能和國防等協定

紐約有日本僑民抗議安倍政府與印度達成核能協定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