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與梁振英的「關公危機」

黎明第一場演唱會在開場前兩小時突然取消,歌迷們當然是晴天霹靂,加上事涉「天王」黎明,故轟動全城。若處理不當,黎明固然蒙受巨大金錢損失,他及香港聲譽也會蒙污,再難以娛樂及演唱會吸引外地遊客。

但黎明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其做法很簡單:透過臉書直播功能,第一時間與公眾溝通;每當有進度或要澄清誤會都及時露面。這種高透明度、直接與公眾溝通的方式很有效,不僅讓買了餘下各場門票的歌迷安心,也令公眾獲得足夠資訊去判斷,也就不會胡亂猜測,消防處及食環署也毋須成為眾矢之的。

綜合而言,他化解危機的手法就是:一、講出事實;二、誠懇道歉;三、承擔責任;四、盡力補救。他表明,他們錯用了中國製的物料才不獲消防合格證,與消防處無關,願意一力承擔;每次出場都合十雙手連聲道歉;拆掉布幕,令第二場演唱會得以進行。這些補救措施必會造成巨大金錢損失,但這是他們一手造成,從中也可見其補救的努力。就這樣,迫在眉睫的危機得以化解。

與此同時,深陷「關公危機」的《明報》及梁振英,所做的跟黎明完全相反,效果自然就相反。

明報以「節省資源」為由解僱執總姜國元,本就令人難以信服,不說出事實之餘還拒絕跟公眾溝通,更令人擔心事涉新聞自由。更甚者,專欄作家「開天窗」抗議無理解僱,明報竟強行在欄內畫蛇添足加上幾句「編者按」。而加東版明報更卑劣,以豐子愷漫畫去封窗,這種掩耳盜鈴的挑釁完全不尊重作者,與報人應有胸襟相去甚遠,結果招致更多批評,事件也就無法淡化。

同理,梁振英在「行李門」被揭發廿多小時後,始發出不盡不實聲明,他聲稱沒在電話表明特首身分,其妻女也沒用特權。但機場職員為何會將行李送入禁區內給頌昕?之後,梁振英卸責予航空公司及機場職員,是他們替頌昕送行李的;又詆譭機場安檢制度,指頌昕所獲「禮節送遞」每天都有發生,以示每年有500多人與頌昕同享這種「特權」。而實際上這只是機場失物認領處處理的個案,跟頌昕的「特權送遞」是兩碼子事,令人誤以為機場安檢有漏洞。總之,梁振英由始至終既沒講出事實,也沒為女兒無心之失遺留行李在禁區外卻造成如此大風波致歉,更沒承擔應有責任及作出補救。結果,風波不止。

3個危機的處理方式告訴我們,只要第一步「說出事實」走對了,之後道歉、承擔責任及補救皆順理成章;相反,第一步走的「不明不白」、「不盡不實」,則必然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編者按:《明報》集團於4月20日發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原文載於2016年5月3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