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現場﹕咖啡小店幕後推手

「財爺」說過,中產的定義是飲咖啡、看法國電影。環顧街上,像倫敦街頭的精品咖啡店在香港已不鮮見,「咖啡師Barista」這個頭銜也沒有最初出現時引人狐疑,連麥當勞咖啡都要追上時尚,給客人來拉一個花。

倫敦的精品咖啡店餵養高消費力的中產階層,漸漸又引來資本雄厚的發展商進駐社區,被指為仕紳化元兇。不過,在租金往往佔最大成本的香港,咖啡小店更見獨力難支,反而是發展商利誘主導。

尖東近年有不少獨立咖啡店開業,K11商場旁的麼地道,有精品咖啡店N1、著名連鎖cafe Passion By Gerard Dubois。拐個彎,碧仙桃路剛開了精品咖啡店Urban Coffee Roaster。沿漆咸道走,加連威老道內街嘉蘭圍有間Green Door Coffee。過馬路,在科學館旁邊,有My little coffee的新分店。

其實,尖沙嘴過去的精品咖啡店不多,首間獨立咖啡店,要數到2004年結業的My Coffee,其後有First Cup Coffee及Crema,惟前者已結業,只有Crema仍守在噴水池旁邊的地庫,不復十多年前開業盛况。

(N1的店主El(圖)說,年輕一代對生活有要求,喝咖啡亦講求更高的層次:「以前搞拉花班大受歡迎,現在都沒人去;反而搞coffee tasting (咖啡品嘗班)就爭住報。」(圖﹕黃熙麗))

「業主」邀請開業連接商場定位

咖啡小店突然在尖東重新冒起,除因年輕人愛去特色咖啡店,巿場需求上升,原來亦是K11的發展商新世界集團的刻意經營。有熟悉尖東地產業人士透露,新世界已收購不少附近街道的舖位,並以優惠租金,邀請特色小店進駐,吸引人流。除了咖啡店,亦有精緻的餐廳、本地設計品牌、有機食品店等,與K11主打年輕巿場的定位相若。記者以書面向新世界集團查詢,惟截稿前未獲回覆。

另一個例子,是太古廣場。太古廣場三期附近的灣仔星街一帶,有不少獨立咖啡店,亦有很多特色家品店、藝廊、餐廳,由年輕藝術家及設計師所開,檔次媲美太古廣場。這些小店,原來都是由太古集團仔細挑選。太古集團與政府合作「活化」太古廣場附近的聖佛蘭士街、日街、月街、星街等,包裝為「星街小區Starstreet Precinct」。集團美化街道的公共設施,同時大手收購舊樓,建成豪宅,亦挑選不同特色店舖進駐,提供租金優惠,帶旺太古廣場附近。

租金佔最大成本

在尖東,開業兩年的N1與開業半年的Urban Coffee Roaster,都是由「業主」以優惠的租金邀請他們開業,惟兩位店主皆未有透露業主身分。

N1的老闆El剛在麼地道開店時,水盡鵝飛,「附近多南亞裔人士出入,有人會覺得雜,不敢行過來。頭3個月,閒日都沒人來,是靠儲口碑,有熟客帶朋友來,或在instagram、Tripadvisor、Beanhunter(註:手機應用程式)上講,慢慢多人知,現在遠至東南亞及歐美,都有人識得N1。」他說,附近有許多酒店及旅館,是backpackers的落腳點,因此遊客佔生意一半,「對外國人來說,咖啡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也習慣光顧小店,會來這裏找回一些家鄉風味。」

Urban Coffee Roaster的Gary亦是由「業主」邀請來開分店,逾半客源都是遊客,而周末及晚巿則主要是本地年輕人。他認為香港不會如倫敦般,由咖啡店帶動仕紳化,反而是發展商主導,因租金佔經營成本最大比重。不怕做旺了加租嗎?El說,「業主都想做旺條街,舖頭才會升值。最近銅鑼灣都有許多吉舖,香港的經濟轉差了,若我們做得住,準時交租,維持到附近人氣,都滿足到業主要求。這兩年,除了我們,附近也多了特色小店,像賣自家品牌的本地設計師、有機小店,吸引多了年輕人。」在平日的下午,街上仍是泊滿上落貨的貨車、人流不多,但一到周日,這些咖啡店一座難求。

星期日現場﹕咖啡小店幕後推手

「商場以外選擇」加入商圈

Gary笑說,店裏有不少人來傾保險,附近的日語學校師生也會來聚會,周末更是年輕人聚腳點。「香港沒什麼地方可以『hea』,不是人人都喜歡戶外,可以坐耐啲,又可以吃東西,得咖啡店。」他們另一間在大角嘴的分店位於旅舍Wontonmeen內,不時搞巿集、工作坊等活動,提供社區交流空間。El也說,不少咖啡店都會與藝術家合作,免費展出或寄賣作品,除增添店內新鮮感,亦讓藝術家有空間跟大眾交流。

走遍全港,介紹獨立咖啡店的網誌《360咖啡店》作者「閱店無數」,留意到咖啡店都喜歡連結社區,如深水埗大南街的Cafe Sausalito不時邀請藝術家作社區音樂表演,與整條街的小店一同舉辦開放日;上環城隍街的咖啡店會與附近店舖一起搞巿集、工作坊。「小店聚在一起會互相幫忙,也提供了社區交流的公共空間給大家,讓大家在逛商場以外,有多一個選擇。」

「文青」(文藝青年)巿場冒起,年輕人不滿足於大同小異的商場,發展商轉而染指有特色的街道。

周末,尖東一帶的精品咖啡店跟食肆都滿座,「可以食all day breakfast 的地方都迫爆,因為大家都渴望外國休閒生活的感覺。」El說,「文青」巿場愈來愈大,「這一代20至30歲的人,會在網上看許多資訊,見識多,對生活有要求,有消費力,愛新鮮事物。愈來愈似樣的商場已滿足不了他們,經營者要想辦法吸引他們來消費。」

他透露,曾有商場邀請N1去開分店。最近以旅行為主題的咖啡店「牧羊少年」在K11落戶,The One有The Coffee Room、海港城有illy、中港城有Allegreto,都是廣受「文青」歡迎的手工咖啡店。Gary亦說,「愈來愈多人去『文青』風格的cafe,巿場需求大了,好多『咖啡店』以cafe的牌頭開餐廳,其實賣精緻的食物跟酒。」連商場都要找特色小店進駐,才能突圍而出。

發展商以租金折扣吸引小店進駐,帶旺人流,亦減低創業成本,有助小店生存,算是「雙贏」,但會否如星街般帶來仕紳化?諷刺的是,當發展商消滅原生的特色街道,例如將「喜帖街」(利東街)變成「利東街商場」,才發現美輪美奐的商場不足以吸引消費者,最後在商場內堆砌不同的展覽、卡通人物佈置、節日裝飾,甚至要將消費「商圈」延伸至附近的街道,建立特色,才能吸引消費者。說到底,我們作為消費者,要的是什麼?

星期日現場﹕咖啡小店幕後推手

文、圖﹕黃熙麗

原文載於20165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