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政治綁架專業?

《十年》奪獎,本地電影大亨跳將起來,齊聲討伐。嚴格來說,「本地」兩字,不可以應用在他們身上,電影大亨向北望,眼中根本沒有本地。更使我想起《十年》裡的「本地蛋」,政治絕不正確。

電影大亨異口同聲,振振有詞:說從未見過一部電影,只有單項最佳電影提名,沒有最佳導演,也沒有最佳男女主角,其他獎項提名全部欠奉,質疑怎可能奪得最佳電影獎。

這些電影大亨,連金像獎遊戲規則都矇查查就亂批評,惹人訕笑。幾個電影人已經心平氣和地回應了:金像獎參選電影必須全長超60分鐘,《十年》符合規定。但另一項規定是,無論導演、男女主角、演員要獲提名,導演或戲份也需要60分鐘時間。《十年》由五個短篇組成,每個15分鐘左右,例如「本地蛋」的智叔演得很好,但也不能獲提名最佳男主角,因為演出的時間太短。《十年》只獲最佳影片而沒有其他單項提名,就是這個原因。

電影大亨不是第一次參加金像獎,但最基本的事實都未搞清楚就大大聲批評,並非他們不夠資深,而是因為有政治需要,第一時間馬上跳出來表態,以示忠誠,說不定會重重有賞。

又有電影大亨以專家的口吻,批評《十年》奪得「最佳電影」,是「政治綁架專業」「是香港的不幸」。

其實,自從發明了合拍片,香港電影已經開始不幸了,也早已被政治綁架得體無完膚。合拍片大行其道,票房動輒億計人仔,貨真價實的港產片,已經瀕臨絕種,雖然電影還是香港導演,也有香港演員擔任要角,不少「港產片」,技巧仍然專業純熟,但明顯不是拍給票房收益只有魚毛蝦仔的香港人看的,對象是十三億人口的內地市場。

要遷就內地市場,就要考慮大陸觀眾的口味,更重要的,是要通過宣傳部門的政治審查。警察都是好人,壞人不能逍遙法外,劇本只能講妖不能有鬼,為了符合尺度,通過審查,不得不妥協。連非政治題材都用顯微鏡驗屍咁驗,獲通過的都是超現實堅離地的題材。稍涉政治的,為免麻煩,未開始,已經在自己的腦袋裡自我審查掉。

電影大亨說「政治綁架專業」,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

原文載於2016年4月9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