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的「薯粉之謎」

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要麼你及時像英雄般轟轟烈烈地犧牲,否則假以時日,你就會眼巴巴看着自己慢慢變成一個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有一種幸福叫高峰時謝幕

雖然選不上特首,但從某個意義上講,曾俊華是幸福的,因為他不用擔心有朝一日,自己會無奈地變成一個惡棍。

始終,民意如流水,政治上亦沒有永遠的朋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更何况是比江湖要凶險百倍的政圈。相反,在最高峰時謝幕,卻可以把時光定格在最美好的一刻。在超過五成人支持他當特首的情况下,步下舞台,從此,便成了一個傳奇。

林鄭月娥或許會感到意憤難平。論能力、論口才、論勤政、論「星味」,沒有一樣她會輸蝕給曾俊華,但偏偏民望卻「輸幾條街」,老天實在不公平。

高民望因為掌握到港人想療傷

事實上,now新聞台的《政情》環節便曾經報道過,林鄭早前與部分泛民選委閉門會面時,便曾因覺得委屈而落淚,不忿自己36年來,犧牲私人及家庭生活,為香港做事,亦曾為香港捍衛過核心價值,只是外界不知,最終社會卻覺得她是「衰人」,反而有人「冇做嘢」卻有高民望。

為何曾俊華有如此高民望?為何他作為一個建制派,甚至昔日被批評為一個「守財奴」,但如今卻有近七成民主派支持者擁戴?為何曾俊華當了長達近10年財政司長,其間做過些什麼,人們似乎已經記不起;但相反,只是短短兩個多月的選舉,卻贏盡民心,產生了所謂「薯粉」現象?

有人低貶,這其實只不過是靠政治化妝的伎倆。但這些犬儒論者其實有沒有想過,曾俊華那一套溝通方法和語言,之所以能夠成功,「花招」只不過是枝節,核心反而是它其實包含了一套價值觀;能夠打動人心,不單是因為美輪美奐,更重要的是因為知道民眾想的是什麼、要的是什麼;它不單止是「術」,當中也有「道」。

正如曾俊華的核心選舉幕僚羅永聰所說:「(這些「薯粉」)與其說是撐John Tsang,不如說是支持John Tsang代表背後的價值。」

曾俊華和他的團隊掌握到,過去5年香港人對社會撕裂、鬥爭不息,感到疲憊不堪;對有權用盡、禮崩樂壞,感到深惡痛絕。因而希望有一個新的特首,可以在「後梁振英」年代,提供一個環境讓大家治癒集體心靈創傷,而非一個「好打得」的人,帶領大家繼續去「打」。

這種情緒,在民主派的支持者以及中間派當中,尤其顯著。從民調中反映,曾俊華大概得到七成自我定位為民主派、五成自我定位為本土派、五成自我定位為中間派的受訪者支持(至於自我定位為建制派的受訪者當中則只有一成半)。這些人就是「薯粉」的主體。

「左膠」的離地和苦澀

雨傘運動是一場透支極大的運動。它把香港民主運動從九七後積累了近20年的能量,一下子迸發出來,亦同時消耗得七七八八,但卻無功而還,讓龐大的參與者,情緒上出現巨大的反差和失落。之後兩年,民主運動明顯進入一個低潮期,無論是民主派還是公民社會動員上街,都只得零星落索的群眾響應,與雨傘運動之前的10年相比,可謂天淵之別。群眾對政權進入一個消極抵抗的時期。

但可惜卻有不少民主派中的左翼人士(即俗稱的「左膠」),仍未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提出「民主運動沒有休養生息的空間」,這明顯是嚴重脫離民情。當他們熱中於以廁紙、八達通等小事去批評林鄭「離地」時,其實,他們自己,不也是在重大政治判斷上,同樣的「離地」嗎?

在立法會選舉時,當形勢是兩陣對圓時,激進民主派和本土自決派總共拿到26%的選票份額,但今次特首選舉,當出現了曾俊華這個超越「黃」、「藍」的第三選擇時,他們共同推出「長毛」梁國雄擬代表民主派參選,卻在民調中只得低至2%至3%受訪者支持;就是在他們力爭的公民提名那部分,民眾一樣反應冷淡。他們原先的支持者大多數走了去撐曾俊華,甚至當他們呼籲選委投白票時,這些昔日的支持者反過來向他們「逼宮」。

過去10多年,在幾場大的運動中,輿論往往站在這些民主派左翼人士那一邊。但今次特首選舉,卻讓他們嘗到淪為少數的苦澀。

這其實都反映,不單是溫和民主派的支持者,就連很多激進民主派的支持者,到了今天,其實已經十分厭戰。這就是「薯粉」的基礎,渴望有一個人可以帶領大家休戰、和解、休養生息。

希望林鄭能夠真的「開竅」

說回林鄭。在整場選舉中,她的毛病是太過self-centered。她在參選宣言中,說自己過往的政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在首場電視辯論中,說丈夫形容她是「好捱得、好做得,有時都好忍得」;到了第二場電視辯論,又引述兒子說「她不會貪戀利益而刻意迎合;她不會追求安逸而選擇沉默;她不會害怕失敗而放棄改變」。林鄭就是這樣自我為中心,忽略了選舉中民心向背的關鍵,並不是你「點叻點叻」,而是你能否捕捉到時代的感情。

還幸,最後,在林鄭的勝選演說中,終於肯道出「香港、我們共同的家,今日存在頗嚴重的撕裂和積累了很多鬱結。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團結大家向前」,並承諾會實實在在、一步一步的團結大家。她的行動將會比說話更有力。

希望林鄭能夠真的「開竅」。

(後特首選舉系列之二)

文:蔡子強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