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落選的處理方式

過去的星期日已經確定了,特首選舉的結果,就是林鄭月娥以壓倒性的700餘票當選。

剩下來的票數加起來也不可能令任何人當選。相信這個結果,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不難預期。香港爭取這麼久民主就是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而既然香港沒有爭取到民主,民主能阻止的事情自然也阻止不了。

雖然沒有正式普選過,但民調來說,要說「曾俊華比起林鄭受歡迎」,應該也算是很安全的說法。特別是曾俊華擺出的態度與形象,很多人會因此而失望和感到不快。特別是曾俊華雖然沒有任何承諾,但在選舉期間,多次表達了類似曾蔭權的溫和形象,也贏取了泛民的歡心。至少相比起林鄭,泛民普遍都較希望他當特首。民間也有不少人相信,曾俊華的方向是能調和過去5年香港的動盪不安。

香港是否真的能因為曾俊華當選,而回到梁振英之前的時代?現在已不可能證實。不過對於不少人而言,這個不怎樣可靠的希望也被打碎,這點倒是沒有懸念。

但有些事情,我還是必須指出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現在蓋棺定論,我們也可以接受一些我們不得忽視的事實,就是曾俊華這樣沒懸念地落選,至少導致了幾件事,是我們可以健康地處理,也應該健康地處理的。

第一,在特首選舉時,泛民主派與泛本土派的選委,產生過很多爭議,特別是有些人堅持要投曾俊華對抗林鄭,有些人則認為要投白票,而前者會批評後者會增加林鄭的當選機會。但今天已很確定,他們是否投白票也不會影響林鄭當選與否。那麼,因為白票而產生的衝突,特別是言辭的攻擊以及關係的破裂,是否應該收回以及修補?簡單來說,「投曾俊華就能力挽狂瀾」這件事根本就只是一個幻覺;如果曾因為一個幻覺而斷送現實的信任與感情,那應該是不值得的。

第二,其實原本曾俊華的政綱,和泛民主派一向的主張是有基礎的衝突,特別是他支持23條立法。這會觸及泛民整個道德底線,如果曾俊華因為泛民主派的支持而當選,之後他又硬推23條時,其實會陷入欠缺說服力、進退兩難的尷尬中。當然我們可以說政治多少有妥協,但妥協也是需要有利可圖;但今天已明顯地發覺,即使讓步或妥協也不能換得任何其他利益時,就應該確立自己的立場,特別是確立日後面對特首選舉候選人政綱與自己理念衝突時,應該有什麼態度。而不要去到下一次特首選舉,再爭吵一次。

真正問題 是我們對政治的態度

第三,他們預計自己參與特首選舉,有可能產生關鍵少數的影響力;也有些人估計北京政府會因為民意而有任何改變;或者覺得北京政府多少都不想香港變亂,希望事情變得溫和。這些估計,都是錯的。而把這些估計當成正確而衍生的策略,也並不是什麼見機行事,或者有意義的妥協。作出過這些假設與估計的人,是應該理解,既然自己並不是諸葛亮,有什麼假設時,也應該認知這些只是假設,不是真理,應該抱持懷疑的態度,開放接受不同的意見。而這是這次特首選舉中,很多人都犯了的問題。

整個事情的基礎,就是汲取教訓、修補關係,多反省自己而減少對他人的刻求,不應該一廂情願覺得自己的策略就是唯一正確,強迫別人跟隨,否則就是對方有錯。真正的問題其實不在於特首是誰,而是我們自己對政治的態度。

文:鄭立

作者是企業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