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迦慧:改善「學習架構」 讓非華語學生能學好中文

Afsa(右)

「我的偶像是林峯,我的夢想是做中文老師。」看着15歲的巴基斯坦裔少女Afsa,用中文書寫出她的志願,又有誰想到她念小學時,簡單連想向老師說「想上洗手間」,也得要同學幫忙翻譯。

Afsa在香港出生,但她沒有在港念幼稚園。2004年,Afsa入讀香港的中文小學,第一次正式學習中文,可惜當時她就讀的學校沒有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中文學習支援,除英文科外,各科均以中文授課,令她無法追上課程的進度,最終亦無奈地要重讀小一。到小五時,她幸得一位華籍同學相助,中文亦因而「大躍進」,並從此愛上了中文,更立志當中文老師,希望可以幫助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

Afsa的故事,反映許多在港的少數族裔學生的處境。他們雖孜孜不倦學習中文,但因中文課程未能照顧他們的語言學習需要,以致在中文及其他學科的學業成績未及本地學生,更影響他們尋找收入較高的工作。2011年人口普查顯示,少數族裔的住戶貧窮率為23.9%,比全港整體高出3.5%。

今年《施政報告》公布在2014/15學年開始實行「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下稱「學習架構」)。根據近日教育局逐步公布新措施的詳情,我們認為就算新架構實行後,仍會有不少少數族裔學童未能得到足夠的中文學習支援。樂施會參考了美國、加拿大、澳洲多年實行第二語言政策的經驗,分析「學習架構」裏4點顯著的不足之處。

 「學習架構」沒提供公平起跑線

教育心理學家指出,0至5歲是小童語言學習的黃金時期,若幼童能愈早接受語文培訓,效果就愈好。英語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洲等)的第二語文學習政策,亦因此以幼稚園為起點。但剛公布的「學習架構」,只為在香港就讀小學至中學的非華語學生釐定各個中文學習階段的預期表現,卻不包括最重要的學前階段,有欠妥善。

不少如Asfa的少數族裔學生,學校幾乎是他們唯一接觸到中文的地方,若他們於小一才開始全面學習中文,意味着已比華籍學生遲了6年起步,明顯令少數族裔學生輸在起跑線上。

 中文學不好 其他科目也學不到

少數族裔學生除了面對學習中文的挑戰外,他們同時需要面對以中文來學習其他科目的困難。如他們看不懂以中文編寫的科目課文,便會直接影響學習其他科目的能力。其實,要用中文學習好任何一個學科,都需要把握好一套中文的詞彙,可見中國語文教育和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的教育,兩者間有着密切的關係,在教育政策上是互為影響的。可是,「學習架構」只支援中文科的學習,而沒有配合教導學生以中文來學習其他科目。

在美國和加拿大,學校除了為「英文作為第二語言學習」的學生提供密集英文支援班外,也會輔助他們以英文學習其他科目,例如:提供特別剪裁的課本、運用不同教學方法,以減輕學生同時理解英文和學習新學科知識的雙重壓力,使他們能更直接汲取知識。

 應開設「中文沉浸獨立班」

美國、加拿大、澳洲會為非以英語作為母語的學生,按年歲或語文程度編配一起上課,讓教師可按學生的程度,更好地照顧他們學習的需要,計劃學習的進度,又因學生的語文程度相若,學生會更有信心講說英文和放膽發問,令學習事半功倍,成效有目共睹。

為推行「學習架構」,政府亦表示會增加撥款至約2億元,給取錄10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安排密集學習模式,這是值得嘉許。吸收美加澳的經驗,我們認為,教育局應進一步規定接受津貼的學校,必須為非華語學生設立「中文沉浸獨立班」,讓少數族裔學生能在與其中文程度相配合的環境中學習,以幫助非華語學生鞏固中文基礎。

立法會數字顯示,在2013/14年度,全港633間錄取非華語學生的中小學校中,75%取錄10名以下的非華語學生。而根據新推出的架構,該批學校可向教育局申請津貼,若申請成功,每年可獲約5萬元的撥款,來提供課後中文支援。但這金額實在難以提供有系統和全面的中文學習,「學習架構」似乎未能幫助就讀這些學校的學生。

學好中文講寫 融入本地文化

在香港,中文除了是入學和入職的要求外,更是一套溝通工具,一套思維方式。Afsa對中文及廣東話的掌握,使她能欣賞林峯唱的歌。香港豐富的本土文化,以中文為經,以廣東話為緯,不能掌握中文書寫及口語就難以真正融入香港社會。要香港成為一個真正的共融社會,政府便需給予少數族裔學童平等的中文學習機會,使以香港為家的不同族裔人士,都可以中文為共通語言,相互對話、彼此認識。

樂施會歡迎政府開始改變對少數族裔的中文學習政策,並認為這有助香港成為更共融的社會。但「學習架構」仍欠周全,未能處理上文提出的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應把學習架構和其相關的支援伸延到幼稚園階段;訂立以中文學習其他科目的措施和撥調資源;在全港錄取非華語學生學校,全面推行「學習架構」;當局亦宜參考海外經驗,開設「中文沉浸獨立班」。

還有4個月,新學年便會開始,教育局迄今仍未公布實施細節和教學配套。我們希望政府回應以上的訴求,不但幫助Afsa達成她的心願,亦讓其他少數族裔小孩在學習中文時,不需像Afsa般經歷這麼多困難。

作者是樂施會香港項目部高級經理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