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的不是槍:《槍狂帝國》Miss Sloane

說到今年的奧斯卡遺珠,《槍狂帝國》Miss Sloane (下稱《槍》)必定榜上有名吧。Jessica Chastain精湛的演出拿不到一個最佳女主角提名實在是有點可惜。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它已差不多在港上映了一個月,但它在坊間的迴響跟其質素未成正比,而大多數的評語皆是跟Jessica的演出有關,令至我以為這套作品只有女主角值得談論。看畢電影,我不只被Jessica的演出所吸引,更令我佩服的是它精密的劇本,如何透過故事上的描寫加深/改變觀眾對Miss Sloane這個角色的印象,比一般荷里活電影只著重劇情上的發展要厲害得多。

《槍》之好看,一大原因固然是兩個美國遊說集團之間明爭暗鬥下,衍生出來峰迴路轉的劇情,每一步Miss Sloane 或對手所行的棋都是驚喜不斷,對觀眾而言很有娛樂性。但想深一層,會發覺Miss Sloane那一方(其實即是Miss Sloane)太強,而另一方(主要是Pat 那邊)則給比下去,未夠級數跟Miss Sloane 對弈,也就是說,這盤棋局一直都是掌握在Miss Sloane的手裹。一般寫這種雙方爭鬥的故事,甚少會這麼強弱懸殊,因為大家都知道,故事往往是勢均力敵才好看。《槍》的劇本藝高人膽大,全因電影想拍的並不是棋局,而是棋手。整個禁槍議題、雙方對議員手上一票的你爭我奪、局中局的政治圈套,統統並非故事的重心;反而,影片的名字簡單而直接——Miss Sloane,就是想告訴你,這部電影的重點是放了在Miss Sloane這個人物身上。

觀眾對Miss Sloane的感受是會隨著電影故事的轉折而產生變化。在《槍》頭半部,每分每刻都是在塑造Miss Sloane這個人物。從她處理日常公務,我們知道Miss Sloane是個事業心很重、機心很大的女強人;在個人的層面,我們觀察到這個人物長期繃緊的心理狀態。這個觀感隨著故事的發展(看到她跳槽至另一間遊說公司、如何步步進逼敵方、把團隊內奸鏟除等)一直在加強。直到故事中段其中一個關鍵,當她跟Pat在電視進行辯論直播,她忽然擺了下屬Esme過去的個人創傷上?(當然她是有計劃的)以搏取更大的優勢,大家都覺得她的行徑越了界。觀眾自然都站在Esme 一方,不忍為何Miss Sloane可以連自己隊友都出賣。在Esme決定離開團隊時在機場跟Miss Sloane說了其中一句直擊Sloane要害的話,意思大概是尊重他人就是做人的基本原則,而她卻連這種基本要求也達不到,彷彿是為自己、替觀眾向Miss Sloane挖了一大巴掌。

然而我們對Miss Sloane的了解在結尾精彩的聽證會上又將一再改變。她在最後道出經歷了這一輪風波後的感受,讓大眾以為她終於「良心發現」,以為她終於要放棄以踩界過界的方式處事。豈料這只是整場戲肉的前奏。喝一口水後,調子一轉,Miss Sloane開始抨擊美國政治制度裏真正的寄生蟲,鏡頭時而推向聽證會主席Congressman Sperling都看到他感到理虧的惶恐。最後Miss Sloane還將終極底牌揭開,把自己一直非法監視議員的片段在會上公開,扭轉了整個形勢。這段高潮戲精彩之處是它不但顧及劇情上的娛樂性(相信大部分觀眾都會感到意料之外吧),它更為Miss Sloane的描寫下了最狂的一筆。簡而言之,Miss Sloane為了贏,她可以連自己都不顧。回想Esme 在機場跟她說的那一段話,替自己及觀眾一起指責她的不道德,倒頭來發現原來我們跟Esme 都錯了。我們錯判了Miss Sloane是為了一場勝利而不擇手段、妄顧他人的小人;然而實情是,她追求勝利的慾望大於一切,她所遵守的原則、她所信奉的價值觀,根本與別人有異。這一刻,我不再鄙視她,而是無法不既佩服,卻同時可憐這個人物。

就在聽證會上眾人都忙著應對突發的消息時,Miss Sloane望向到場旁聽的Esme。從兩人的對望當中,我們看到Miss Sloane好像在回應Esme這段時期發生過的所有事。那個眼神,經已勝過千言萬語。

文:區皓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