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紅線有真假

月下老人傳說,源自唐代李復言所著之傳奇小說《定婚店》,蒐錄於《續幽怪錄》及《太平廣記》。

故事家傳戶曉。傳說韋固因父身故而欲娶妻,但多年來議婚總不成。某日,在寺門見一老人坐在石階上,倚布囊而坐,在月下手執一書細閱。韋固雖為書生,學過梵文,卻讀不懂書中字,問老人此乃何書,老人笑道:「此非世間書,君因何得見?」謂此乃幽冥之書,天下之婚書盡在其中。韋固大喜,問自身姻緣如何,老人說其命中之妻尚年幼,要待其至十七歲,方能成親。老人所倚之布袋內,載有赤繩,老人以赤繩繫男女兩者之足後,即使此對男女兩家互為仇敵,或貴賤懸殊,或各處天涯海角般僻遠,或各處異地,終要結為夫妻。韋固問妻為何人,老人說,其妻為賣菜陳婆之女。韋固隨老人往市集,見某婦一目已瞎,其懷抱有三歲女,老人謂此三歲女將為韋固之妻。韋固見此女出身貧寒,欲殺之,但老人說,此女子將因兒子有官職而受封誥,怎可殺?韋固不聽老人言,派人以刀殺此女,但事敗,幼女眉心受傷。十四年後,韋固任相州參軍,刺史王泰賞識其才,遂許配其女予韋固。韋固之妻容色華麗,但其眉間總貼花鈿,就算睡覺沐浴也不撕除之。問為何,妻哭說,刺史王泰乃其叔,非親父,其父曾為宋城縣守,在任時去世,後母與兄亦去世,當時尚幼,由乳母陳氏照顧,陳氏在旅店附近賣菜維生,三歲時,在市集遭刀傷,傷痕仍在,因而以花鈿覆蓋之。韋固發覺當年老人所言非虛,後來其子亦果真任太守,其妻因此而獲封為郡太夫人。

月老紅線有真假

黃大仙祠月老像前無香爐,拜神者以手印紅線代香。

月老紅繩如何牽?此乃天機,凡人莫能知,如《紅樓夢》薜姨媽所言:「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憑父母本人都願意了,或是年年在一處,以為是定了的親事,若是月下老人不用紅線拴的,再不能到一處。」人世間之姻緣,是因月下老人而成宿命?還是姻緣本是無明而不可解之事,月下老人因此而生?此情如若《春江花月夜》謂「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何者先,何者後焉。

月老紅線有真假

聽聞舊時青山禪院乃情侶常遊之地,月老祠因此而生。

青山禪院觀音閣有月下老人祠,聽聞舊時禪院乃情侶常遊之地,月老祠因此而生。今人多因桃花運不順遂而祭月老,拜月老者,備香燭祭品與紅線一條,先上香,後合掌夾紅線,默唸禱告,手持紅線於香爐上方畫圈。拜祭後,藏紅線於利是封內,隨身攜帶之,便得月老保佑。黃大仙廟於五年前立月老像,另置少男少女像於月老像左右,三像間繫有粗紅繩。此月老像前無香爐,有說明牌指點拜神者以「摩登手印」拜之,先結手印,再以指夾紅線,男拜神者,攜此紅線行至女銅像前,以紅線輕觸銅像之足,女拜神者則攜紅線往男像面前,以線觸男像足。其後繫手中紅線於三像間之粗繩上。此「摩登拜神儀式」便告完成。

繫紅線之俗,自唐代就有文獻記載,惟舊時紅線兩端皆有真人,且兩者必將成親。唐代宰相張嘉振招荊州都督郭元振為婿,因尋不到媒人,就吩咐五位女兒坐在布幔後,各人手執紅線,五線另一端則置於布幔另一邊。郭元振來牽紅線,一牽就牽來張家三小姐,三小姐就與郭元振結為夫婦。後來,民間於婚禮時,常以紅帛象徵月老之紅線,新人各牽紅帛一端,相牽入洞房。

而今,紅線在市內神廟化成幽冥象徵物,由不知自身姻緣吉凶者親自繫結,非結婚時所牽。短促紅線兩端皆虛無,令拜月老者更感宿命難違。

正是:黃大仙廟月老前,男女銅像粗繩牽。凡人紅線短而促,幼細碎絲兩頭空。古者牽線洞房眠,今人祭線因茫然。男女神像粗繩月老結,凡人宿命碎線豈可變?君不見月老神壇何位置?道仙祠與青山寺!

作者部落格:https://simonmak1212.wordpress.com/tag/%e6%8e%8c%e6%95%85/

(此文乃掌故系列之一。初時拙文刊登於信報副刊,至本年七月,專欄因改版終止,往後文章改於網絡媒體網站發表。此系列其餘文章,載於部落格內。)

參考書目:

《新譯唐傳奇選》,臺北市:三民,二版四刷,二零一四年出版。

周樹佳著《香港諸神:起源,廟宇與崇拜》,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一月再版。

馬書田著《華夏諸神——俗神卷》,臺北:雲龍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出版。

陳雲著《香港大靈異(二集)》,香港:花千樹,二零一三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