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有權力

電影《Miss Salone》中文譯作《槍狂帝國》,自己覺得是不大對勁,因為「槍械管制法案」並不是電影的主題,它只是被借用來說主角作為一個説客的故事。「槍械管制法案」的確是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特別在美國,在多次嚴重槍擊事件之後,多番嘗試立法,經歷多屆政府,始終是雙方拉鋸,無法化解雙方的分歧。正如電影中發展,最後仍是不了了之,應了主角所講的一句話,雙方只想維持現狀。

不過,電影仍然很可觀,權鬥,依然是千古不變的引人入勝橋段,特別是近乎無底線的鬥智鬥技。讓觀眾看到政商界的黑暗面,勾心鬥角,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有些人更是隻手遮天,為所欲為。政商界幾乎是權力中心,似乎大家都見怪不怪。但其實,亦有其他界別一樣是勢力強大,很多時同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大家可能有時忽略了。去年便有幾部電影觸及這些題材。

其中去年奧斯卡的最佳影片《焦點追撃 Spotlight》便是其一,不過大部分人都集中焦點在一班記者們,自己是更留意他們追查的對象,高高在上的教會。我相信近年來,教會的新聞不絕,特別是關於性侵害兒童的指控,而且涉及多個國家地區,很多時,教會都私下處理,包括向受害人家庭提供金錢補償,但要簽承諾書不再在法律上追究。而被指控的神職人員通常是掉到另一堂區,甚至別的城市,有些甚至繼續做相同的罪行,然後又再被掉到另一城市,或是出任其他職位。而這些事件都在電影中出現,也不要驚訝,這些事亦曾在香港發生。

教會打著神聖旗旘,平時又濟世為懷,贈醫施藥,大眾都心存感激,敬畏,很多事不敢質疑,所以當教會神職人員犯下此等罪行,而且受害人又多是小童,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更遑論將疑犯繩之於法。於是這些罪行便持續經年,受害人不斷增加,電影中的記者要多年追查,不斷抽絲剝繭,層層撕開。最震撼的是當中一個記者發現,一個不斷被掉職的神父,最後是居於他家附近,他的子女經常路過,真是嚇岀一身冷汗!

教會真的是財雄勢大,而且他們辦學,照顧弱勢社群,大部分時間是做褔社群,但當這類不幸事件發生時,他們卻以聲譽為重,選擇姑息縱容,讓受害的人一代一代延續下去。加上他們的處理手法,是以一筆巨額金錢放在家長面前,很多受害人是來自基層,不少是單親家庭,可能一輩子也不可能賺到這種錢,而有了這筆錢,他們生活可以改善,孩子可以上大學,如果是你,你會如何抉擇?但大家總忽略了,當孩子被出賣,當孩子看到家長站到教會那邊,關係的缺裂將無從修補,多少錢也買不回來。而教會正正是事情惡化的元凶。政商界人士大家仍有一定程度的監管,那誰來監管教會?

另一個界別可能香港人不太為意,都說成沒有甚麼經濟貢獻,但在外國居住過一段時間,總會認識到體育運動的影響力,再加上和政商界有緊密關係,權力絕不可小覷。去年一部《禁藥謊言 The Program》是說單車手岩士唐的故事。原本那應該是振奮人心的勵志故事,因為他是癌症的生還者,在康復後重返車場,挑戰環法單車賽,最後連續七年冠軍,寫下前無古人的歷史,成為體壇佳話,傳頌一時。不過後來被揭發一路以來服食禁藥以提高體能,最後更要將獎牌退還,成了世界體壇的大醜聞。電影便是揭露一個愛爾蘭記者多年以來,鍥而不捨的追查,被人懷疑他的動機,有不可告人的陰謀要抹黑岩士唐,又面對同業的鄙視和冷眼,最後才證據確鑿逼使岩士唐承認。

電影也描寫了岩士唐「成魔」之路,原本好像是無傷大雅,他本身已是一個傑出車手,為自己加多點能量,不是甚麼大不了。但要騙過制度,不是一個人可輕易做到,於是越來越多人知道並協助,他的隊友也從中得到金錢利益,而賣藥的醫生更是盤滿砵滿,國際單車聯會又提高知名度,賽事受重視,電視轉播是天文數字,誰可以抗拒。岩士唐更很懂得銷售自己,成立基金會研發抗癌,成為單車大使推廣單車運動,一副妻賢子孝的美滿家庭幸福模樣,簡直是超級正能量,誰敢質疑半句。片中最令人心寒的一句話:我有足夠金錢和權力來毀滅你!

另一部《震盪真相 Concussion》則談美式足球,韋史密夫飾演住在匹茲堡市的法醫專家Bennet Omalu,發現一個前職業球員在暴斃後,深入解剖,最後找到在腦細胞樣本中,顯示他腦部曾受重創。之後數年,他遇上幾個同樣個案,都是前職業球員。Omalu得到一些同業醫生的協助,寫成一份學術報告,指出在美式足球運動中,經常的頭部碰撞,可導致「慢性創傷性腦病」。但他的報告被指偏頗,失實,更因為他是新移民,被指不了解美國文化,要抹黑美式足球,更激進的人甚至叫他滾回非洲。美式足球聯盟更以自己找來的學者専家和醫生,發表另一套觀點,淡化事件。Omalu 醫生成了匹茲堡市的敵人,最後他為家人和自身的安全,搬到加州。

後來,一個球員工會的理事自殺,在遺書中提到Omalu的發現是正確的。球員工會請了Omalu醫生在工會大會上發言,講解「慢性創傷性腦病」,讓球員明白自己工作的風險。後來工會集體向大聯盟訴訟,逼使大聯盟正視這個情況。Omalu醫生在談話中說過,「我曾經情願不認識Mike Webster (他第一個接觸的有腦創病人),但認識以後,我便有責任去讓其他像他受同樣風險的人知道真相。」

這個世界的問題,大概源於負責的人沒有權力,有權力的人卻不會負責。如果有權力的人懂得要負責任,世界的問題起碼減去大半。在有權有勢的人明白這道理之前,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人,只能努力去監察這些人要履行權力所帶來的責任。而且不能鬆懈,因為他們有足夠金錢和權力,加上無知,隨時毀滅這個世界!

文:Duncan Lau

原文題為〈《槍狂帝國》: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有權力〉